今天是:2020年07月14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在蔡家堡,按下 味蕾狂欢的启动键

作者:黄荣才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20-06-10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在蔡家堡晃悠半天,从数百年历史的古堡,到散发历史气息的窗棂,村史馆里那些曾经在田地里奔跑的犁、耙、锄头,在家里不同角落散发烟火气的酒瓮、水缸、瓢、盆、碗以及墙上的青砖、砖缝里那一丛丛在风中摇曳的草,蔡家堡到处都有故事,有回忆,只要能在记忆里触动某个启动键,那些故事就像围绕蔡家堡流淌的花溪水,流淌出不同的韵调。

在蔡家堡的韵调里,有一种,那就是美食。晃悠之后,在满足视线和听觉之后,民以食为天就占据了重要的位置。这时候,美食就成为重要的目的,味道就是最好的向导。当一盆主食上桌的时候,口水就开始吞咽。主食往往是菜饭,或者咸菜饭,或者笋饭,还有包菜饭,简单,但吸引目光,有众多的心弦就在这时候悄然怦动,有关儿时做菜饭的记忆就在脑海或者言谈之中开始喷涌。一盆菜饭,就好像一首乐曲的主旋律,定调了在这一餐饭的主调就是乡村。除了菜饭,常常有一道主食,就是卷子粿拼五香条,用大米米浆蒸成的白色卷子粿,被切成一段一段,放置在白色青花瓷盘,有种凉爽的感觉。刚炸出锅的五香条,是另外一种颜色,形成鲜明的色差。五香条切口处,香味弥漫而出,馅料在那勾引筷子的方向,蘸一些佐料,香味就在口里举行一种集合。

汤是少不了的。用虎尾轮、春筋藤、石橄榄、五指毛桃等炖成的汤,把山野的气息从大山之上拉扯而来。清淡、香甜之外,有一定年纪的人在这些汤里喝出汗水的记忆。这些汤以前是上不了酒席,在乡村泥屋简陋的餐桌上出现。最初是就地取材,方便,劳作之余在田地边上挖采而来,很朴实,又带点补养身体的功效,成为村民喜爱的一种食材。一碗汤,或者因为记忆,或者因为远离,喝出了诸多味道。

菜的主调同样是乡村的韵味。有一道溪鱼酱油水吸引了目光。溪鱼不大,多是手指大小,各种溪里的杂鱼油炸,然后加酱油水做成,金黄的溪鱼,放几段青白的葱段,红色的辣椒,酥香之中有湿润,湿润之中有酥香,口感极佳。更为关键的是,在夹起一条鱼的时候,许多人会想起儿时在河道里戽鱼、用畚箕捞鱼、用自制鱼竿钓鱼等等,童年跨越时光,从一道美食回溯。相比之下,盐焗鱼更多的就仅仅是美味,用筷子把粗粝的盐巴拨弄开,鱼皮撕开,香嫩的鱼肉,满足了味蕾的需求。不过盐焗鱼少了一些故事,或者这故事触动的点还不足够多,也许来自海边的游客,对盐焗鱼有更多的记忆,而来自山地乡村的人,溪鱼不如盐焗鱼醒目,虽然杂,记忆却是有属于自己的腔调,很容易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个点。鱼头王和盐焗鱼的地位差不多,金黄的鱼头躺卧在白色青花瓷盘上,几根翠绿的芹菜点缀,鱼头王很容易地勾起动筷子的欲望。不同的鱼,在餐桌上的角色不同,就像在一条河流里,不同的鱼有不同的生活空间,不同的角色。鱼如此,人也如此。

相对于鱼,大肠咸菜笋是另外的味道。猪大肠、咸菜、笋,混杂地煮在一起,没有显赫的出身和傲人的观感,但下饭,能够满足味蕾的需求。汤勺和筷子一起挥动,就是要让这大肠咸菜笋尽快到达自己的口里。时常听说,想吃什么就意味着身体需要什么,大肠咸菜笋很容易触动杀猪、揉制咸菜、上山采笋等等劳作和艰辛以及快乐并存的童年记忆。

主菜蔡家堡土鸡煲的上场往往比较迟,好像主角的出场总得有点架势。闪烁着黑色光芒的煲锅放置在桌子中间,掀开锅盖,扑鼻的香味弥漫而出,金黄的鸡肉块在煲锅里散发香味。在山上奔跑的土鸡,鸡肉更为香甜,就是作为佐料的姜片或者大蒜,因为入味,也有了不同的口感,鸡肉吃了,那些汤舀一点,特别下饭。当然,蔡家堡的美食不仅仅这些,但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我们都不能拥有全部,我们只需要美好的一部分,我想我们就应该心满意足。

风卷残云一般,一桌美食被消耗一空。在蔡家堡吃饭,饭菜简单,但足够美味可口,坐上桌,就像按下味蕾狂欢的启动键,汤勺碗筷就是曲调的主要工具,可以演奏出心满意足的乐曲。当然,蔡家堡的美食,不仅仅是肚子饿,就像一道菜,味道肯定不仅仅是一种,在蔡家堡吃饭,不仅仅是填饱肚子,许多时候还是记忆的回溯。相当部分的人对着美食,还是打开记忆之门,许多曾经的故事顺着美食这道门,喷薄而出,有快乐,有欢笑,也有艰辛,有泪水,但经过时光发酵,就像一壶老酒,醇香迷人。这些记忆和金碧辉煌无关,和阳春白雪有着距离,这是另外一种风景,属于乡村记忆的风景。当时光走远,乡村生活走远,乡村记忆越来越淡甚至趋向于消失的时候,回忆就成为一种需求。

不在包厢里,也不在什么厅堂,就是在一个钢架大棚之下,随意地摆放几张桌子,听着边上清澈的河水流淌,翠绿的青草在风中起伏,几只白鹭或者停留觅食,或者展翅飞翔。风吹过,夹起盘中的溪鱼,想象或者这是昨天刚从河里捕捞而来,而那些青菜来自咫尺之外的菜园子,一种亲近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

蔡家堡的美食,无疑是一种桥梁。通过这一餐美食,在进行味蕾的狂欢的同时,也让记忆来一场聚会,吃一餐饭,就成为一种享受。当年从蔡家堡边花山溪经过的林语堂在经历人生种种况味之后,曾经说生活的目的就在于享受生活,而享受悠闲生活当然比享受奢侈生活便宜得多。要享受悠闲的生活只要有一种艺术家的性情,在一种全然悠闲的情绪中,去消遣一个闲暇无事的下午。那么,何妨不到蔡家堡逛逛,然后来一餐蔡家堡的美食,按下味蕾狂欢的启动键,享受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