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9月25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乡里乡亲

作者:江惠春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20-06-03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姑姑一家子住在镇上,姑父年少时从山沟沟的村里到镇上当牙科学徒工,在摸爬滚打中练就了一身真本事,一晃经年光阴,“多年媳妇熬成婆”,姑父成了镇上小有名气的牙科医生。医疗行业这些年执业之路很严谨,姑父书读得不多,硬是凭着一股韧劲,过五关斩六将,拥有了自己的牙科门店。除了技术过硬,也取得了牙科执业医师资格证。对一个非医科专业毕业的人士,哪怕技术上炉火纯青,也须执证上岗,执业资格证就是对自身技术的认可。有了这本证,姑父的底气更足了,从学徒到老板的成功转型,这一路的艰辛历练可以说个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古话常说,好汉不提当年勇,在此也就不再一一细说。姑父膝下有三个子女均已成家立业。如今姑父基本退隐幕后,闲时喝茶访友,含饴弄孙,开始享天伦之乐。大儿子从医科大学毕业后回镇上创业,自己另立门户,子承父业,姑父一家成了“名医世家”。

以前还是水泥路的时候,从市区回老家一趟要三个多小时的路程,盘山公路又陡又长,人在车上摇摇晃晃地一路到家,每趟来回总有晕车的感觉。自从前些年老家通了高速公路之后,宽敞的高速路直达镇里,路程也节省一半的时间。姑父时不时邀约我爸回乡下老家。老爸在城市生活也有数十年光阴,而今已是古稀之年。尽管离乡多年,在姑父的怂恿之下,本来就怀有浓浓乡情的老爸回老家的频率是越来越高。前段时间因疫情大家都禁足在家,老爸可是闲不住的人,哪怕在家里,也要坐在阳台上,泡上一壶茶,点上一根烟,然后每天都要和村里的乡亲们一一说上一通的电话。为了便于联系,老人家的微信还用得很溜,动不动就视频发语音联系,遇到啥新鲜事儿,还在朋友圈转链接。老家的表哥表弟们逢年过节就通过微信转红包向老爸祝福问候,如此的礼遇连我们当子女的都没这么讲究。

近些年跟随着老爸一趟趟地往返,每次都受到亲戚们最热情地招待,心里对亲情的牵扯也越发地亲切。老家的豆干、老菜脯还有山里自家种的地瓜,这些乡村的特产,老爸从小吃到大觉得没啥稀罕,对于我来说则是舌尖上的美味。老爸回乡,对吃啥其实并不怎么上心,可他每次都少不了跟老家的亲人们切磋茶道和酒量,这正是乐此不疲地往返之处。姑父这些年日子越过越红火,闲来就钻研酒酿和茶道,且属于“稳坐泰山”型。姑姑虽说年纪也大了,不过依然不改勤劳的本分。姑姑在房前屋后种了不少时令蔬菜。每次返城,我们都是一袋袋地往城里载上一堆姑姑亲手种的农家菜。在农村,自家的菜园子种些菜以备日常之需是属于女人家的事,所以姑姑天天也是忙得不亦乐乎。

别看老爸虽然年纪大了,跟老家的小辈们却很合拍。那些从广东闯荡回来的年轻人,眼界开阔思路敏捷,常常一堆人围着老爸侃侃而谈。老爸年轻时也是小城里“叱咤风云”的人物,对于这段历史,年已古稀岁数的老爸忆往昔峥嵘岁月,一说起来那绝对有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道道皱纹之下有着年轻人的神采飞扬之感。我是听多了耳朵已长茧,那些表兄弟们倒是不厌其烦,以景仰之心钦佩之意围坐在老爸身边一一倾听。姑父在旁一唱一和,如果再来三杯酒下肚,就好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般,两老爷子几乎是再次恢复了年轻时候的豪迈之饮,说话中激情四射,唾沫横飞,那样喧闹温暖的场面,不正是我们想要的幸福吗?在《论语》中,子夏与孔子关于孝的对话:“子夏问孝,子曰:‘色难’。”“色难”,指的是对父母的孝道,最难以长期做到的是和颜悦色的态度。小辈们能够耐心地一遍遍倾听老人家的谈话,这点最难能可贵,由此也引得老爸常来常往。

对于小一辈的来说,农村是渐行渐远的风景,毕竟,从我这一代起就没与泥土打过太深的交道。故乡的亲情归根到底,是心里的眷恋,现实生活的轨迹注定我们再也回不到村里生活了。我至今还常常想到一个画面,多年以前,初来乍到,站在这个陌生城市的十字路口,看着闪烁的霓虹灯,我手足无措,不知何去何从。今时今日,如果时光回到多年前的那个十字路口,我想,我一定要对那时的自己说:“小姑娘,当你踏入这个城市,你终会在这个城市生活得很好,哪怕生活中遇到挫折,也不要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