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木城:32年坚守提线木偶 十指绝艺演绎百态人生

作者:汤绍平 来源:平和网 发布时间:2018-09-25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几十年的岁月转瞬即逝,对于许多老行当来说,岁月不仅催人老去,更可能使传承中断。时光流转,有的人选择放弃手艺另谋出路,有的人则选择不忘初心默默坚守。对于入行提线木偶32年的张木城来说,坚守的道路充满辛酸和苦闷,然而对提线木偶的热爱和坚持却不曾改变。

9月18日的早上8点,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响起了咿咿呀呀的芗剧声。伴随着二胡,鼓的声音,团长张木城和他的团员们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因为当天晚上七点有一场演出,他们得把已经烂熟于心的台词再对一遍。

半个小时的排练时间很快过去。由于没有固定的经费,剧团的团员都是临时“组队”,排练结束后便“各回各家”,到了演出前才会再次集合。

今年56岁的剧团创始人张木城是唯一的固定“员工”。从14岁入行开始,他便与这门手艺结下了不解之缘。

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团长 张木城: 我一个祖父,我那时候在读初中的时候有跟他一起出去演出,所以我对这个木偶戏有了兴趣。读到77(1977)年我初中毕业,那时候来说一段时间,从小时候我就对这个木偶来说受祖父影响,跟他出门演出,所以对这行就结下了深刻的印象。

提线木偶是演员自上而下以数十条丝线操纵木偶表演的艺术。演员必须熟练掌握10多种理线技巧和30多种组织提线以表演各个行当、各种动作的“线规”,同时熟练掌握大广弦、六角弦、二胡、月琴、唢呐等乐器,才算入了门。

1993年,跟着长辈学有所成的张木城筹备成立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开始“单飞”。然而,由于平和市场低迷加上外县剧团早已抢占了市场,剧团单子少、出场费低,甚至比不上务农的收入,不少团员选择了离开。

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成员 卢贵福:当时因为面临着这个生活嘛必须出去外面赚更多的钱,所以说放弃了这个职业。(当时这边收入很低吗?)很低的,我们一天才一百来块钱,比较低的。

在“内忧外患”的困难情境下,张木城始终不曾放弃对提线木偶的热爱。他一边艰难维持剧团运转,一边为提线木偶的传承奔走呼号。

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团长 张木城:当时没有考虑到个人的收入,就想着平和都没有自己的提线木偶。有时候去跑业务,别人会说你们平和又没有提线木偶,都是南靖来的。所以我心里就憋着这口气,就想着要坚持办下去,一直坚持。再艰苦的时候也没有放弃。

在他的影响下,一些团员选择了回归。

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成员 卢贵福:(后来什么原因又回来?)后来因为秉着说这个如果每个人都是这个想法这个态度,那么这个东西呢这个艺术就是失传了,这个又是平和独一无二的木偶戏芗剧团,觉得说为了下一代,为了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所以说坚持走这个道路。

创办剧团25年来,张木城和团员只能挤在20多平方米的小房间进行排练,剧团也只能一直使用最初购置的设备和木偶。为此,张木城每次演出前都要反复检查道具,确保演出能顺利进行。

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团长 张木城:过一会儿就要演出了。在演出之前,这些音响都老化了,都要调试一下,确保演出能够顺利进行,不要出现什么问题。

夜幕降临,筹备了一天的木偶戏终于开场。随着艺人手指的提拨勾挑、扭抡闪摇,数十根丝线牵着一个60公分左右的木偶,或嗔或笑,或舞枪弄棒,演绎着人世百态。遗憾的是,如今木偶戏逐渐遭遇观众的冷落,来看木偶戏的寥寥无几,更令张木城担忧的是,现有的艺人逐渐步入老龄化,木偶制作技艺和演出技法濒临失传。

为此,张木城一边卖力做好每一场演出,一边思考提线木偶的传承之路。

平和城和堂木偶芗剧团团长 张木城:按我的经验来说,要从读书的小孩子抓起。比如说(利用)业余的时间,或者是放假的时间,来组织学习。因为小孩子的学习能力比较强,还有比较容易(学习)技巧,利用学校来配合,把木偶戏传承下去。

幸运的是,在张木城不遗余力的宣传下,提线木偶逐渐重新回到大家的视野中,今年暑假,剧团终于迎来了新鲜的“血液”。

张晨熙:因为我小时候庙里总会举行木偶戏来表演,然后师傅们娴熟的手艺和那个木偶它的活灵活现给我感觉就很有活力生机,然后就给我留下小时候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所以正好这个暑假我认识了张团长,然后我就来这里学习木偶戏,来这里活动实践。(学了木偶戏有什么决心跟希望?)它是一种国家的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我想说如果我学好我要把它接着传承下来,然后教给更多人来学习,让他们感受到这个木偶戏的魅力所在。

打印本文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