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22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历史典故 > 正文

漳州籍的“顺天皇帝”林爽文(一)

作者:黄志耀 文/供图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1-06-23
编辑:朱国文 点击数: 字号:

御制剿灭台湾逆贼生擒林爽文纪事语。

  林爽文身世

  引子:清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漳州籍的林爽文、庄大田在台湾省组织一次大规模的农民起义,这次大起义,震动大江南北,尤其是大清王朝。起义历经一年三个多月,参加人数达数十万人,是台湾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起义。这次起义最后以失败告终,庄大田在台湾被就地正法,林爽文被押解到北京,历尽酷刑,于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初十被清王朝统治者杀害,年仅32岁。

  关于林爽文,闽南地区,以及台湾,民间有许多传说,但说法都不太一样。现笔者根据闽南地区尤其是平和县的一些传说,结合《平和文史资料》、《一口气读完清朝那些战争》等历史资料整理成此文,试图还原一个比较真实的林爽文。

  林爽文身世

  林爽文(1757~1788年),平和县坂仔人,出生于贫苦农民家庭,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随父移居台湾省彰化县大里,这时林爽文17岁。据说林爽文的祖上很穷,在村里经常受恶霸、财主的欺负。有一年夏天,本地的一位财主看上他家里的一块风水宝地,这位财主就想把它占为己有。为了掩人耳目,不被后人指为仗势欺人,这位财主就想了一个计谋。在一个阴沉的早上,这位财主来到林爽文的家里,他对着林爽文的父亲林劝说:“东湖山上,你家里的祖坟边是我家祖传的一块山地,现在我家要做一门风水(坟墓),请你马上把祖坟迁走,否则我就把它铲平。”看着财主凶巴巴的眼神,林劝轻声细语地对财主恳求说:“我家的祖坟已经做几十年了,你要做‘风水’可以,我家祖坟的左边很宽阔,你家祖坟就做在那里肯定不错。”“不行,你家祖坟会影响我家祖坟的‘龙运’。”这位财主以毫无商量的口气冷冷答道。面对横行霸道的财主,林劝只好答应迁走。

  话说第二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林劝一个人上东湖山。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只见林劝艰难地走着,日近中午才到山上的自家祖坟边。看着孤零零的坟墓,他十分难过,但一想到财主那张凶恶的脸,如果不赶快把老祖宗的尸骨收拾起来,可恶的财主一定会把它强行铲掉,这样老祖宗的骨头就捡不到了。于是他就一边收拾骨头一边流着眼泪说:“苍天啊苍天,我们穷人何时才能有好日子?”林劝把几根残骨小心地装进金斗瓮里。他紧锁着双眉,为金斗瓮要安葬在何处发愁着。却说就在这时,头上突然间飞来一只非常大的鸟,他十分奇怪。只见这只鸟在他头上转了三圈,然后就啼叫着向对面一个叫龟仔山的荒山上飞去,在一个大石头上歇息。看着这一荒山,他紧锁的眉头慢慢舒展开了。他心里想,这片荒山杂草丛生,很久很久没有人顾及,而且山上险恶,他认为没有人会在那里争抢,于是就决定把金斗瓮安葬在那里。他背着金斗瓮向着龟仔山走去。当林劝气喘吁吁到了龟仔山刚才大鸟歇息的石头旁边时,却不见了大鸟,但见大石头下面有一个窟窿,林劝左看右看,觉得这个窟窿放一个金斗瓮很不错,就小心地把它扶放进去。林劝没有注意到洞底下的一团干草,就急急忙忙把金斗瓮放在一团干草上面。由于林劝的这次大意,为日后儿子林爽文的“顺天皇帝”的交椅没有坐稳埋下了伏笔(因为干草一腐烂,金斗瓮的分金变了)。

  话说这天晚上,林劝的妻子曾氏就做了一个梦,她看见龟仔山的一块石头上立着一只非常大的鸟,鸟的嘴里含着一张很大的金黄纸,纸上写着“生于铜壶(坂仔一个自然村)、立业台湾”八个字。曾氏想再看详细一点,只见大鸟直冲自己而来,曾氏大吃一惊,肚子中一动,自此她怀孕了。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转眼间曾氏就怀胎十个月。据说林爽文出生这天早上,霞光万道,林劝的房屋上歇着一只非常大的鸟,羽毛十分漂亮,笼罩着整个屋顶,人们十分奇怪,都好奇地观望着。到了辰时未,只见房屋上空五彩毫光,片刻间,从林劝的屋里就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这时大鸟却不知去向了。后来村民都说林爽文是“客鸟仙”来投胎出世的,日后会大富大贵。

  林爽文出生后,他的天庭很饱满,地阁很方圆,左右两额龙凤呈祥,深受林家喜爱。据说到了林爽文周岁那天,坂仔“火烧楼”来了一位云游和尚。这位和尚身披袈裟,来到林劝家门口,大声叫唱着:“龟仔山,好地骨,有福气,真主出。”林劝觉得好奇,就请这位云游和尚到家里坐,并且拿出家里最好的食粮——地瓜,招待这位特殊的客人。这位客人不客气就吃起来,之后摸摸肚子对着林劝说:“这位孩子应该好好培养,日后定会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林劝转过身子想问详细一点,却不见和尚踪影。

  转眼间十二年过去,林劝夫妻省吃俭用积蓄了一些资金,准备送儿子到私塾念书。一天早上,天空晴朗,阳光明媚,林劝就带儿子到私塾报名。他想让儿子通过读书,今后有一个晋身之阶,但没有想到儿子不好读,却整天在学堂吵吵闹闹,同时结交一群穷人的儿子练拳习武,并经常打架,一些富贵子几乎都挨过他的揍,据说连族长的儿子也被打。于是,权贵们就串通一气,责令学堂勒令林爽文退学。当时,林劝十分着急,但一想权贵们凶恶的眼神,他无可奈何带着儿子回家了。

  话说林爽文回家后不久,坂仔圩(今天的平和坂仔镇)的一位财主刚好要请一位看牛娃,林劝就把林爽文送去。林劝心痛地对儿子说:“你不好好念书,现在只好当看牛娃了。” 林爽文爽快地回答:“当看牛娃有什么不好?” 

  林爽文没有因为不能进学校而感到孤独,因为他有着自己的乐园,这个乐园就是附近的大山。在这个大山里,他和一大群因家庭贫困不能进学校的小伙伴一起赶牛、玩游戏、捉迷藏,在这里他还与这些小伙伴砍竹片做成刀枪练习拳脚。

  看牛,对于林爽文来说,真是一件十分愉快的事情。因为在这里,他觉得自由自在,不会遭受恶霸的欺负。转眼间两年就过去,这时,一件意外的事情,致使林爽文一家又陷入困境。

  据说有一天,在一个阳光灿烂的下午,林爽文与一群伙伴,由于专心在一个大树下的草铺上练武,不知不觉夜幕徐徐降临,小伙伴们知道要回家了。羊肠小道崎岖不平,夜晚时,很不好走。林爽文与小伙伴们十分小心地赶着牛,他们在心中默默祈祷:牛啊牛,你慢慢走,千万不要跌倒!但最终他们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林爽文看管的两头水牛,在临近村口时,其中一头水牛的前左脚,被一块石头绊倒跪下,小伙伴发觉后,千呼万唤,有的扶头,有的扶脚,这一头水牛才艰难地慢慢站起来,然后一拐一拐回到村庄。

  翌日一早,跌伤的水牛,脚肿得很大,站不起来了。林爽文急得不得了,只好把昨天跌倒的经过禀告财主。财主得知后大怒,叫来林爽文的父亲林劝,然后硬邦邦地说:“你的儿子把我家的牛管成这个样,你说咋办?”林劝轻声细语争辩着说:“牛又不是我儿子故意打伤,是自己跌倒的,怎么能责怪我儿子呢?”“牛交给你看管,你就有责任把它管好。”财主怒容满脸,瞪起三角眼直视林劝,然后十分蛮横地说。听着财主的话,林劝也觉得自己的儿子有点理亏,就再三恳求。这时,财主认为林劝榨不出多少油,就做出让步,牛伤的一切费用全部由林劝负责,同时,林爽文必须义务为财主看管两年的牛。本来就不富裕的林家,这时雪上加霜,生活陷入困境。

  却说时间就像流水一样,转眼间两年就过去,林劝一家虽然有上餐就没有下餐,经常靠野菜充饥,但家庭和睦相处,过得倒也自在。俗话说,无债一身轻,林爽文无意中得到的“阎王债”,林劝已经还得一清二楚。世道的凄凉,林劝已经看破,他再也经受不起折磨。这时他听人家说,台湾土地既肥沃又宽广,而且大多是大陆移民在开发,于是他就决定搬迁到台湾碰碰运气。

  飘摇到台湾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秋天。

  一天早上,太阳刚冲出地平线,林劝一家六口就依依不舍离开了平和坂仔。离开时,林爽文特地装了一袋家乡的土。他们在坂仔圩坐上一辆马车,是夜到达海澄。在海澄歇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一早,红彤彤的太阳从东边的海面上徐徐升起。就在这时,林劝一家六口来到口岸,他们坐一只小木船,飘摇在这辽阔的海面上,沿着台湾方向驶进。林爽文与三个弟弟从来没有看见过大海,看着无边无际的海面,他十分好奇。他站在船头,昂首向前观看着这美丽、辽阔的海面。

  金秋的海峡,炽热的太阳余威未退,林劝一家六口,坐在这一只飘摇的小帆船上,依然感觉到阳光的热力。

  船,在海中顺风而驶,因为顺风,这一只小船走得很快,按照这样的速度计算,再过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到达澎湖岛。却说到了第四天上午,微微的秋风突然间在辽阔的海面上停住,本来就有一点闷热感,这时显得更加郁闷了,乘风前进的船,也仿佛知道天气的变化,不动了。

  林劝遥望海天,凝眸蹙眉,他沉思着。

  林爽文双手叉腰,昂首挺立在船头,他也遥望着海天,但他却显得很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