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9月21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夜游小记

作者:夏洛的网 来源:且听风吟 时间:2008-04-22
编辑:陈虹 点击数: 字号:
    喜欢夜,喜欢极深的夜,深而沉,一直沉到最底处。看到最真的你:喜悦与忧伤参杂。于是在这样的夜里,随着你的心沉沉浮浮、起起落落。

    晚上出门,猛然抬头间看到满天大块大块的如棉花般的云堆积拥挤,有点透不过气,月就被这厚重的云层压迫拥堵着,仅透出一丝昏暗的月光,似有彷徨。我且行且走,却看不见月的脚步,它滞留着,没有跟着我走。

    我有些愁肠百结了,风吹动树叶,嗖嗖嗖的声音,清冷而孤寂。我独步于河畔溪头,看流水昏暗潺潺,有暗香流动。

    这暗香里可有你的气息浮动?

    今晚,夜没深,心还没静,透过你的眼,我看到满满的忧愁。

    你很快消失于我的视线了,我黯然地低下了头。这时,我想走出去,看夜的黑,夜的静,以及这暗夜里究竟隐匿了怎样的秘密。

    已是深夜,几乎不见行人。我如幽灵般轻盈地拾级而上,步入那个小小的凉亭。石阶两侧是巍峨的松,松已开了花,细嗅有松花粉的清香。凉亭的前面是一片小小的竹林。风轻轻地摇曳着竹叶,唰唰唰的声音更显夜的宁静。这暗的夜里,我几乎不能看清物的影像,但白日里我曾无数次经过这里,对这一片的花花草草了然于心。

    凉亭的右边是圆形的花坛,花坛里红的白的紫的牡丹都开了,大朵大朵的极是灿烂。白天时成群的蜂儿翩跹,此时花儿将一片片花瓣紧紧闭拢拒绝所有人的亲泽。我低下头,将鼻子贴着那闭拢的花瓣,深深的吸了口气,有淡淡的迷人的清香。牡丹睡了,那蜂儿也归巢了吧,在这深夜里安眠。

    花坛的右边有大理石的圆形坐凳,坐上去寒气逼人。我抬起头,看影影绰绰的紫罗藤。还记得前几日的紫罗藤才刚刚泛绿,一层层嫩嫩的新绿覆在裸露了一个寒冬的枯藤上,像是穿了件崭新的衣裳。可今天就已看到一簇簇大把大把的淡紫色的花儿幽雅垂挂下来,在风中招摇出甜腻诱人的芳香。在这极深的夜里,我仰起头,辨不清哪个是藤哪个是花哪个是叶,但花香却愈发的浓烈熏人。我有微醉的感觉了,是陶醉于这夜的静谧怡人。顶上的藤叶花正在浓密地盛长着,几乎没有给月光留下细微的间隙,月光努力穿透着,也仅在地面留下隐约斑驳的光点。

    紫罗藤再往右,有几株栀子花。每一株都互相挨挤着,枝靠到了枝,叶触到了叶,度过了一季又一季。再过两个月就开了吧,让我怀念的圣洁清香的小白花。

    从紫罗藤往前,长有桃树、樱树还有银杏村。樱花早谢了,连那一地的缤纷都匿了迹,仿佛未曾来过,所以不必怀念的样子。桃花已过了最灿烂的时节,正在纷纷凋零。枝上是些微萎谢的花,地上是一层粉的瓣,使人不由地想起:“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狼藉残红,春去匆匆。

    这一排树紧挨着一条浅浅窄窄的小河流。河水常年哗哗流淌着从东流向西再从西流向东,生生不息。我步于溪头,看流水潺潺,有月的影子在水里颤巍巍跳跃,跳皱了脸,一层层折叠打开再折叠再打开,仿佛是上演一出哑剧。抬头,它悬于头顶明朗浑圆。先前看到的棉花似的云团早已四散得不留痕迹。寥落的几颗星辰孤寂地眨着清冷的眼,它注视着我,我注视着它,它的眼里写了一个静字,我的眼里写了一个思字。在这深夜里,我在思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