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31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平和的高度

作者:赖俊杰(平和)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08-04-21
编辑:朱国文 点击数: 字号:

    一个区域,比如一个县,如果其拥有的标高,能够比周边的同级行政区高出一大截,那么,这个县域必然给人鹤立鸡群之感。就像篮球明星姚明,纵然立于身材普遍魁伟的白人、黑人之林,也依然让许多人仰视。人鹤立鸡群了,常会遭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厄运;而对于一个县域,则不必有如此顾虑。相反,县域“木秀于林”了,经常遭遇的只能是应接不暇的幸运。例如招商引资,比较容易。这是由竞争实体性质不同决定的。在一个人是龙,三个人成虫的传统生存氛围里,枪打出头鸟是一种必然;而对于本能上关心个体超过关注群体的具体生命圈来说,对区位名次排列的反应似乎总是迟钝的。

    平和县的标高如何?我近老了才对其关心起来。先别说与全国、全省的同级行政区比,就比比同在漳州市的其它县份,结果会是什么?标高的通俗说法叫高度,也叫高程。如果用平面地图的等高线来显示高程的话,等高线越多的地区,海拔高度越大。从这一点上观照,平和县是值得自豪的。在50万份之一比例的漳州市行政区划地图上,拥有等高线最多的山峰在平和县境内。它叫大芹山,位于平和县的国强与崎岭两乡之间,图上的标高为1552米。对比过闽南金三角厦漳泉三市的地图之后,人们还会发现:这大芹山不仅是漳州的最高,还傲视闽南,为福建省南部金三角地区的第一高峰。哦,这就是平和县拥有的自然地理高度!

    平和县的自然高程是闽南第一。那么它的人文高程又如何?自然高程是上帝赋予的高度,换句话说它是人力不可为的、天生的、自然的,值得自豪也不值得自豪。而人文高程则不同了。人文高程是这个区域人类共同创造的结果,它是一个区域政治、经济、文化成就的标高,尤其是地域文化的体现。因为任何政治与经济,最终都要积淀为文化。文化沉淀丰厚,区域人文高程才能出类拔萃。而无论政治,无论文化,平和县在整个闽南地区,不!再扩大范围到全省,也是堪可骄傲的。

    先看政治。平和县拥有“八闽第一枪”。这个“八闽第一枪”是史家的命名与赞誉。它指的是发生于1928年3月8日的平和农民暴动,扣动了福建全省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第一次扳机。1928年3月8日的平和农民暴动是一个什么概念?它意味着平和县武装起义只比中共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大起义,即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仅迟了那么短短的几个月时间。比后来与平和暴动争“八闽第一枪”的永定暴动早好几个月。永定暴动发生在1928年的6月30日,只能算是“八闽第二枪”了。对于平和暴动,当时的中共福建临时省委给予这样的评价:“是全福建暴动的先声,是福建空前的壮举,是福建省工农兵平民自求解放的信号,引导福建工农走上暴动的道路!”属于平和县的政治事件是“先声”和“空前的壮举”,这岂不等于宣告:即使在历史的崇山峻岭中,平和县也拥有一个政治制高点!

    平和县的人文高程是闽南乃至八闽大地之最,还体现在其文化标高在漳州市,甚至在福建省,也是翘楚。平和坂仔出了一位蜚声全球的世界级大文学家林语堂。他“两脚踏东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他学贯东西,著作等身;他是世界文学笔会的负责人之一;他在世界文学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对于林语堂,有人说他是芗城的天宝五里沙人。而这除了能说明林语堂的祖籍外又能说明什么?是天宝孕育了林语堂,还是平和的坂仔诞生了林语堂,人们可以去读林语堂写的《自传》,看看在《自传》里,林语堂写到天宝的文字多还是写坂仔的文字多?是写坂仔的文字感人还是写天宝的文字感人。林语堂属于平和县,如同上文中的“八闽第一枪”属于平和县一样,是无可辩驳的!

    自然高程与人文高程在闽南都是第一,这就是平和县的高度。它是值得大芹山下近60万人民自豪的!但愿这些也能成为平和人攀上新高度的新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