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10月01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温暖无限

作者:罗龙海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20-09-09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大凡节日都与吃有关系,比如元宵节吃汤圆,端午节吃粽子,中秋节吃月饼,春节则是大鱼大肉山珍海味。那么教师节呢,这个在新时代设立的职业性质明显的节日里,有什么约定俗成的特色美食吗?答案是没有的。教师节与我们的传统民俗节日不同,它跟“吃”没有必然关系,只跟尊师重教的社会氛围有关,跟师德师风建设的话题有关。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教师节的设立,与我从事教师职业的节奏紧密合拍:我在师范学院里面度过了头三个教师节。第四个教师节来临时,也就是1988年9月,我已成为深山教师队伍里面的一只菜鸟。山里面的教师节跟师范院校的教师节氛围是无法比的,内心感受也是不一样的。师范院校庆祝教师节时的宣传标语布置在好多显眼的地方,教学楼主楼、图书馆大门和校内主要通道,还有阅报栏、大食堂等等,“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等标语,隐隐地刺激着内心的血液,让我的心房鼓涌着一阵阵暖意,尽管那时我还只是教师队伍的预备军而已。

山里的教师节静水无波,但是,假如说人生是一个充满惊喜的过程的话,在第四个教师节来临的时候,我收获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惊喜。

秋季开学前,我按时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山区学校报到。学校坐落在半山坡上,两排土木结构的砖瓦房依山而建,一上一下,坐东向西,都很陈旧。上一排作为教室正常上课,底下位于操场边的那一排改为学生宿舍。操场两侧各有一列纵向的土木结构的矮房子,右纵是教师宿舍,左纵是学校食堂。学校的四个建筑结构合成坐东向西的U字形。U字开口处是操场豁开的道路,从后山高处俯瞰,学校就像一只畚箕,群众因此戏称我们学校是畚箕学校。

畚箕的中间位置令人纠结地、突兀地耸起仅有一层的钢筋水泥结构,作为本校的新教学楼,它令人看到学校改变面貌的希望,但是它的建筑工期明显滞后。初三年级的学生无可奈何地在这完工无期的砖墙围子里上课。学校的教学条件和生活条件虽差,但是,从城市回归乡下的小年轻们却都表现出该有的青春热火,我们面对现状没有伤心跺脚。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学校正常开学。看得出来,老教师对该校破天荒、一批次分配来的六个大小伙子满怀着希望,聊天时他们脸上挂着笑容说感谢你们年轻人的到来啊,给我们学校注入了新鲜的血液。

在这一片看不见初升旭日、只能看见夕阳西斜的山坡地上,我们年轻人的教学热情得到了充分的体现:跟我同宿舍的数学老师每天抱着一大摞的作业回来,夜里就在昏黄的灯光下伏案批改。而我喜欢布置写日记,让大家记录日常所见所闻、所思所想,以此提升作文水平,每周阅评检查一次。简便的油印机唧唧唧叫个不停地印刷测试考卷。学生们呱呱叫了,嚷嚷着说老师啊你们怎么跟原来的老师不一样啊作业怎么这么多?因为我直接接手初二年级,学生们感觉到了明显的差别和压力,呱呱叫是必然的。

转眼间就是第四个教师节,但是埋头于崭新课堂的我都已经忘了这么一个节日。开学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学校召开控辍保学会议,会议临结束时校长让大家商议推荐一个优秀教师人选,届时参加县里的教师节庆祝大会。这人选要定谁呢?校长话音刚落,一个满头披雪的老教师就说了,就给某某某吧,鼓励一下年轻人。另一个长年戴着鸭舌帽的老教师也附和说:对呀,这些东西对我们老头子没什么用了,就给这个年轻人吧,我在教室外面偷偷听过他的课,上课很认真,课堂纪律很好。他俩口中的年轻人指的就是我。我感到很惊讶,因为满打满算,我当上老师还不到一周,刚迈进校门、屁股还没坐热,就评上优秀教师,怎么好意思呢?菜鸟一个的我当时只觉得脸上一热,却不知道怎么谦让。校长见没有反对意见,就定下了。

在县里的庆祝大会上,我领到了人生第一张表彰证书,还领到奖品:一大件红色毛毯。就我当时的工资水平而言,这是非常上档次的一件纪念品,同一批获奖的别校老教师私下议论说:没想到今年的教师节这么隆重。

领奖回来,没有谁跟我打听县里开会的细节,没有谁讨要请吃什么的,就仿佛没有过教师节表彰似的。然而,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在后来的接触中我得知,其实有好几个老教师都在我没有察觉的情况下,站在教室外听过我讲课,私下里早早对我们这一批年轻人的表现给出了分值。

如今,每每想起教学岗位上获奖的这一件毛毯,我心里都是暖暖的,它时时提醒我,那时,那山里面,有那么一群心地无私的园丁,面对荣誉不争不抢,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激励着年轻人,温暖着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