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8月04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夏日斗蚊

作者:▱罗龙海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20-07-16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与蚊子同处这个世界不是人类的心愿,是造物主的安排。在这个世界里,要说什么生物与人类相处最频繁、最紧密?我觉得蚊子是首选:我们与蚊子的关系是血肉相连的关系呀!时间上无论白天还是夜里,地点无论野外还是室内,私密一点无论床上还是床下,蚊子都会伺机而上。而平时,在阳台洗衣服,在厨房炒菜做饭,在书房伏案书写等等,蚊子冷不丁就出现在你的眼前,在你耳边哼哼哼地刷存在感,感觉很不舒服,你会想办法驱除但是除之不尽。

室内的蚊子可恶,户外的蚊子更可恶。

室内的蚊子毒性较弱,被叮上了只是痒痒。户外的蚊子,比如臭水沟、竹林、沼泽地繁衍的花蚊子,极其凶猛,被叮上了皮肤就要起一个包,处理不当皮肤发炎流脓都是常有的事。我少年时候有一次到山上挖六月笋,锄头碰到成团聚拢在竹梢上的蚊子,散开的蚊子乱花飞舞,恰似婚礼或是生日宴会上爆射的礼花,吓得我急忙跑开,两手不停地拍打好一阵子,手掌沾满了细小的蚊尸。连着朝竹林扔了几把沙土,蚊群散去,我才进去挖笋,但是,小腿肚还是被悄悄返回的蚊子给叮了,觉到腿痒去拍时,吸血已成事实,拍死的蚊子印在小腿肚上,像极了一朵小红花。那种花蚊子叮咬的痒,是一种入心的痒,恨不得剐掉那块肉的痒。有一部小说里头说给犯人实施“蚊刑”,就是把那人裸身死死绑在芦苇荡边,任凭夜间蚊子叮咬,第二天太阳升起还能活着的话就放了他。别说一个人裸身接受湖边铺天盖地的蚊子叮咬,你想象一下,当你在电影院被蚊子叮上了却要一动不动地端坐着那会是什么感受?!

我与蚊子战斗的过程可以视为一部特殊的成长历程。乡下田野有一种树叫棕树,叶子绿色呈蒲扇状,有带刺的长柄。夏天到来时,我们常常割几叶回家,削去柄上的细刺,把叶子末端剪齐,留两尺多长,再把叶子一片片用指甲掐分呈须状,犹如女性的披肩长发,又如道士手中柔软的拂尘。这是早年乡村普及的驱蚊神器。夜间睡觉前,用拂尘噼里啪啦地在床上挥舞一番,驱走躲在里面的蚊子,然后放下蚊帐。我们躺在蚊帐内,借着微弱的电灯光或者煤油灯光,可以看见蚊子在蚊帐外面急得哼哼哼直叫,心里觉得很是好笑。再有发现零星蚊子赖在蚊帐里面的话,就取煤油灯的玻璃罩去罩,或者直接用小手扑杀,搞得我们小孩子抓蚊子就像是睡前的游戏,兴趣盎然不亦乐乎,并不以蚊子叮咬为恼。后来长大外出读书到大学毕业教书阶段,与蚊子战斗使用武器较多的是盘式蚊香。再后来进了县城,渐渐有了电子武器,电蚊拍和电蚊香。

我们人类身边从来就不缺乏嗜血的蚊子,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也无论你是疾患还是健康,无论你是善人还是恶徒,它童叟无欺老少咸宜。搬进小高层之后,离地面高了,蚊子少了,但并非绝迹。有几次进卫生间洗手,竟然看见蚊子附在整容镜上,它是在顾影自怜还是自我欣赏我不得而知。但它居然没有因为我的出现而飞走,这使我清楚看见了它圆鼓鼓的肚子,证明夜间趁我酣眠时,它已经饱享了我的血液。每次我都毫不客气地拍死它,但因为它是趴在镜子上面,我需要小心翼翼,即使它侥幸逃过我的第一掌,由于卫生间空间小,灯光亮,视线好,终归逃不过我连续追击的第二掌第三掌。藏匿在客厅的蚊子就不好消灭了。客厅摆放的东西多,蚊子容易躲避,行踪难以发现。就现在城市里头的居住情况而言,套房里的一只蚊子影响的可不局限于某一个人,有时连带着就影响了一家子。如果在大厅看电视时不予以消灭,夜里就会来回穿梭分头闯进不同房间叮上你和家人,因此,家庭灭蚊意义重大。以前我搬进第一套套房时给上小学儿子的一个奖励条件就是“灭掉一只蚊子奖励五块钱”。那时住在二楼,蚊子较多,夜间常常点蚊香,一盘不够,要两盘,烟雾弥漫,套房变成了“烤烟房”,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感觉。

蚊香点多了,气味太重,熏得难受,入睡自然不容易。电蚊香、驱蚊水、花露水的效果到底如何,只有用过才知道,有时候根本就没有用,只是太累了自然睡着了,与各种驱蚊武器无关。无可奈何之际就想,叮就叮吧,不就是皮肤上添加几个红点嘛,如此自我安慰。许多人不愿用蚊香,就是怕蚊香对呼吸道的影响,宁愿受咬,静静等待一掌拍死它的机会。蚊子是进攻型的飞虫,进攻时屡屡有“军乐”伴奏。假如你静静地躺在床上,它会先试探性地掠过你的脸庞、额头、鼻尖、耳边,倘若你没有反应它最高兴,就停下来吸你的血。很多人都有拍蚊子的经验,也就三个字:急不得。当听到蚊子哼哼来袭的时候要装睡,等到蚊子在脸上停下来,感觉蚊子的吸管开始进入毛孔,这时候才能猛然出手拍打,十击九中,否则,蚊子一停下来就伸手去拍,蚊子百分百飞走。

幸亏造物只给蚊子设定了一个夏季的幸福时光,到了秋天,没有造血功能的它自知身子骨太过细弱,经不起秋凉,因此秋天一到就销声匿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