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8月11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蛙鸣处处

作者:罗龙海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20-05-13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清明前后,街上吹来的风一阵比一阵软,突然某一阵风夹带着下了一场透雨,满街道的色彩一夜之间就变得清新明朗。当然,雨需下得大一些,能在流动的伞下淋湿鞋子,能在楼高处的排水口吐出水龙,车过大街要能溅起成片的水花。这雨不冷不热,打在绿叶上叶子更绿了,打在红花上小小的花蕊立马胀大。雨点打在地面和绿叶上的响声劈里啪啦,像是上天在向大自然发出一种警醒,季节要变,地上的一些氛围要变。仿佛在召唤某些因为冬寒而藏匿起来的生物,雨声一停,隔不多久,从静寂的远方幽幽传来哇的一响,这声音浑厚,沉着,水润,闯进耳际不会让人心生恐惧,不是撕裂的炸响,而是深情的呼唤……这突然横空传来的声响让你觉得身心愉悦,犹如久别好友突然重逢于一阵热烈的雨后。

那是一种生物复苏、复活、极具感染力的信号。自小在乡下长大的我知道那是青蛙,很普通的一种小动物,皮糙眼凸,肚大肢小,蹦蹦跳跳,但是,它的叫声确实像兴奋剂,初听之下,令人精神为之一振。不算漂亮的外貌却被造物主设计成一季崭新气象来临的代言人。它的发言内容简短,却因为担心人们听不清楚而反反复复,本来只是哇的一个音调,非得变成哇哇哇,哇哇哇,反被误认为聒噪啰嗦。哇哇哇,哇哇哇,千年不变,万里同腔,也许是叫声虽然简短而内容却难懂,自远古以来它的深奥一直没人破译,所以就一直响亮地坚持着,苦苦等待后世的知音。

经过一整个冬天漫长的沉寂,人们的耳道显得太空了,犹如废弃的矿洞结满了蛛网,突然的蛙声从远方天际传来,会令寂寞的蛛网兴奋地颤抖。清明雨可以算是青蛙的甘霖,雨水一淋,青蛙就结束了假寐状态,在雨水中洗把脸,提提神,然后就开始蹦上大自然的舞台演奏音乐。青蛙一上台,人类世界就进入全新的躁动状态,万千种动植物纷纷睁亮了眼,周边景致再不是沉闷、冷冽、干硬和枯燥,而是热闹、湿润、柔软且多姿多彩。

我住的小区紧邻小小的县城公园。草地灌饱了清明雨水,洇成一片,形成浅浅的水洼,蛙声就是从那浮出来,飘起来,荡开来,隔空传递,此起彼伏,遥相呼应,在夜空下形成震天撼地的大合奏。有的小区附近隐藏着一块菜园、苗圃,或是紧靠某个园林式单位的公共绿地,或许高楼下有水沟经过,那也够了,那都是青蛙一展歌喉的大大小小的舞台。平日里你看不见它的身影,但是只要时间一到,这个舞台注定缺少不了它的声音。也许是因为受季节更替的限制,被冬天的寒风所压抑的感觉太过难受,所以,一轮到它发声时它就一刻也不消停地发威,从一开始时的一声,哇,两声,哇哇,仿佛拿腔作调,那是在放声歌唱之前的清清嗓子。然后,紧接着谷雨,立夏,在之后的日子里,直至秋天来临,它的声响连绵不绝铺天盖地无论日夜。

青蛙的歌喉在闷热的夏夜发挥到极致,它的歌唱引得夜空中的星子都睁亮了惊讶的眼睛。暂且认定它是一个歌唱家吧,从远古一直延续着唱下来,时间一久,再有号召力也一样的要令人生厌。即使真是优美的歌喉,持续重复太多遍总会令人不耐烦的。夏日午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时候,百无聊赖中只好卧床装着是在倾听它的歌唱,你只会震惊于它持续不歇的耐力,但绝不会赞美这么单调划一的音阶。

城里的青蛙是寂寞的,没有哪个成年人愿意理它。只怪城里人的生活节奏快,日子是在飞速旋转的轮子上过的,他们停不下来也不屑于蹲下来关注青蛙的个头的圆扁。衣饰鲜丽的城里小朋友也不会陪青蛙玩,他们被家长告知青蛙身上有寄生虫,脏,触碰不得。也幸亏城里人不像喜欢小龙虾那样喜欢上青蛙,否则,喜欢放声歌唱的青蛙将无处藏身,有被爆炒团灭的危险。许是因为不受欢迎,青蛙进驻城里的就不多,只有零星的几个小团队,分片区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在狭小的空间里压抑然而倔强地袭扰着城市的炫彩霓虹。

从少年到青年再到中年,由乡下到城里,蛙声渐次沉淀到心里,层层累积,形成关于蛙鸣的厚厚记忆。在城市公园看到的青蛙大都体型较小,孤单蹦跶在喧嚣的市声中。个中原因很容易理解,每一种生物都有它适合的特定的生活场所。城市的水泥地太硬,不适合青蛙这样的软体动物,还是乡下的田泥软烂,匹配青蛙的柔软,那才是青蛙的乐园。踞守在乡下的青蛙,从山顶到山腰再到山麓,从连绵的山间梯田到蜿蜒曲折的小山沟,到处可见它们轻巧的身影,成群结队的快乐绝非城里的青蛙可以感受。即使偶有形单影只的,它们的自由自在也是城里青蛙所无法比拟的。因为充分享受着山野清新的空气,山里的青蛙叫声明显比城里的更加高亢,透着更多的喜悦成分。山里人当然也不怎么理睬青蛙,山里人自有山里人的忙碌,但是山里的明月清风照拂着,清泉绿草眷顾着,蚊蚋纷飞环舞着,有这些,青蛙已经喜不自胜了。

老家山上泉水丰沛,沟渠通达,要是某只青蛙突然兴起,只要随着山泉流水哗啦啦游上小半天,就可以实现一趟从山上到溪流的生态游,而城里的青蛙想要挪动一步,想要从街巷的左边跑到右边,都要面临大车小车各类车轮碾压的危险,基于此,聪明的青蛙更喜欢的是乡下大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