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3月30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坚守在冬天

作者:▱朱向青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20-03-18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节前和姐姐去了一趟花市。

姐姐好多年没在漳州过节了。去年为照顾腿脚不灵便生病住院的父亲,从香港提前办了退休回到漳州,终于结束了上班族的生活,有了轻松闲适的心情。我们从花市捧回了几盆刚出芽的如韭黄一般的水仙,还有枝叶正当伸展、花柄直直地托上来的红的粉的黄的郁金香、开得红彤彤的一丛杜鹃,往客厅和阳台一摆一放,家里顿时水汽氤氲、生机勃勃起来。

父亲开始念叨,远在杭州的哥嫂什么时候会回来呢?今年因为在美国工作的侄女也要返乡过年,更让父亲对老朱一家的团圆多了几分期待。我似乎看到除夕之夜一家人热热闹闹围坐一团,父亲又在炫他的“作品”:“记得你们小时候我们挤在单位那间小平房里,过年我写了副对联贴上,上联是‘朱门进朱庭’,下联是‘赤子呈赤心’,横批是‘朱者赤也’,这可是咱朱家独有的呀!”“哈哈……”我们都开怀大笑。与这副对联有关的情节几乎成了我家除夕的标配。

一年一度的春节本应在欢喜忙碌和心急等待中缓慢到达,人们本应放下沉甸甸的活计享受难得的安逸和热腾腾的烟火气息。却不料街上人们的行色突然紧张起来,步履也变得匆促。大年二十九下午还在上班,接到父亲的电话:我让你哥他们不要回来了。我有些惊讶,尽管这两天陆续知道了一些关于武汉疫情的消息,从最初的可防可控直至令人惊愕的封城,但仍觉得那里离南国小城尚远,似乎不会产生什么影响,况且哥嫂明天就要回来,票都订了,家里都准备妥了。父亲却仍是坚持,哥哥在他几次三番电话后最终取消了回漳的行程。

父亲又开始循循做我的“工作”:大年三十晚你们也不要过来,都在家各自吃年夜饭,响应政府号召,不出门,不聚餐。姐姐有些无奈,悄悄对我说,都说现在老人家爱出去闲逛又不戴口罩,“劝爸妈戴口罩”是晚辈们头痛的难题,咱家老人咋觉悟这么高呢。我告诉姐姐,你忘了咱爸曾经是个军人,这是他的天职啊。

遵从父亲的安排各自吃了年夜饭,开始宅家。各种消息从手机上电视里纷至沓来。这个春节注定不同寻常。我知道,在那个有着千万人口的大武汉,在疫情遍及的全国各地,有星夜驰援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有默默坚守岗位的工作者和志愿者。他们不惜一切与病毒抗争,跟死神抢夺生命。此时,他们都是英雄。

而我们是普通人,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空宅在家。安静宅家的日子,思绪漫无边际。有时看着在阳光下洗净晾晒的衣服,看树,看云,看天空,看那些平时没时间看的事物,就可以发呆一上午。

父亲反而比以前忙碌了,他找出电话簿给亲戚朋友一个个打电话,不厌其烦反复叮嘱:不要出门,不要拜年,不要请客聚餐。出门要戴口罩,回来要勤洗手。姐姐也和以前一样忙碌,她仍是认真地一天打扫好几遍屋子,细心打理那几盆花,时不时给水仙换换水,晒晒太阳,给郁金香培培土。她说,不出门,也要收拾干净自己,也要收拾干净家里。有时一点洗发水的香味,都会让人觉得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路上的车也越来越少,喧嚣的城市终于静下来了,躁动的人们终于静下来了。有人说,一直以来,人类总是热衷于把动物关进笼子,今年春节,动物终于成功地把十几亿人关进“笼子”。这真是令人心酸的幽默。大自然已经静默地存在几十亿年了,那么,人类在短暂的生命里又能读懂多少?一定要在面对死亡的威胁时才开始认真地反思,这是多么惨痛的教训。病毒,终让我们有了一份敬畏大自然的心灵。

那时,2020年只过去了一个月,却漫长又艰难。滞留宅家的亲人的消息,也让我有些不安。哥哥打来电话告知侄女近期回不去美国了,因为所有过去14天曾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将被禁止入境,暂时停止了办理签证。我正叹息,大学刚毕业的侄女原本在微软公司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不能回去怎么办呢?电话里却传来她爽朗的声音:不要紧,公司答应我先远程上班,再不行我回去还可以考研究生……现在就当宅家陪爸妈吧,一天天都跟流水账似的,但是很充实。她又发来一张图:大年初十逛一下院子,看样子春天快来了。稀稀拉拉几朵报春花拍出来还蛮好看的。

春天快来了。年后上班恰逢立春前一天,走在路上,看着大街小巷空空荡荡,临街原本热闹的小吃店一律拉下门闸,在寒风中静默着。口罩下的我蓦然心酸,湿了眼眶。为了我所在的这座古城,为了曾来来回回走过的那条长江大桥,那座黄鹤楼,还有那个城市里喜欢汉剧和热干面的普通的人们,我们坚守在冬天。至今为止物资能够保证供应,也没有涨价。一切都在努力有序进行。再艰难的日子只要继续过下去,总能见到春天,我们就能和万物一起生长。一年又一年的四季轮转,像是老天在垂怜,不断给我们重新开始的机会。

姐姐也发来图片说,郁金香谢了,移栽了同学送的那盆虎皮兰,效果也不错,估计过些日子,天气回暖,叶子长高了会更好看。想起一句“身边冬天迟钝,心中群山奔涌”,二月来了,温度渐渐升高,凛冬渐渐散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