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2月09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可贵的真诚

作者:▱黄水成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9-11-27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朋友的家居装饰特别简朴,红柜、树根、花束、干麦,简单点缀的背后,透出主人崇尚自然的文化气息。我对石头有着天然的感情,最引我注意的是书架上的各色石头。

朋友说,新疆是石头的天堂,和田玉、戈壁石、观赏石……只要到了野外,俯拾皆是。架子上的石头就是她从各地拾来的宝贝,其中几颗是从她家院子旁那条柏杨河淘来的石头。

临走前,朋友执意要赠我一颗石头,着实吓我一跳。每颗石头都历经地质年代的漫长孕育,又历经千万年风霜雨雪盘剥,它们是宇宙的精灵。对于爱石之人,每颗石头都是隔世的一段未尽情缘,一个个惜石如命。而她不仅要赠我,还要赠同伴们每人一颗石头,这豪举再次让我们震惊,大家不敢夺人所爱,都不敢答应。

世间绝无雷同的两粒沙子,何况是石头。我仔细打量书架上的石头,形态各异,姿态万千。我从架子上众多石头中,一眼看中那颗小青石。它其实并不显眼,吸引我的是那两条很特别的白色纹路,一上一下,如盘龙出海,如彩练当空,如白云出岫,我说不出它具体像什么,拿在手中直愣愣朝它发呆。朋友走过来了,她说,看,它们多像长江和黄河。仔细端详,还真像两条大河图形,但它似乎更像什么,一时觉得眼熟却又说不出来。

我既不藏石,更不玩石,虽拾过几块石头,但都是随手从路边捡来的无心之作,只是觉得有缘,遇上了就带回来,绝无把玩之意。眼前这颗小青石,刚照面却被它一下黏住了,难以说清其中滋味。主人说它是柏杨河里拾回来的石头,只要我看中,她坚持要赠我当个念想,突然有一种夺爱的感觉。她却说,不是夺,是换一个主人陪伴它。

回到宾馆,我拿出小青石细细把玩,越看越觉得眼熟,似曾相识却一时难以记起,它像某个熟悉景象印在脑海中一般。世上每颗石头都具有灵性,我不断地盘摩它,那两道白色纹路像一道灵光,把我引入梦中,千里祁连山一片清澈,几朵祥云盘绕峰间,晚霞中,一片苍茫。梦醒了,我才明白,这块小青石上的纹路多像祁连山上的云彩,它和我梦中的景致完全一样,如今却被凝固在这块石头上,心中一阵欣喜。

睹物思人,我又想起这位石头的老主人,我们相识不过半天,却像相识了半辈子的好友,不仅是这位新朋友,在疆几天,我接触的每一个人似乎都特别热情,他们有一股天然的真诚。

不知怎的,一想到他们,我就想起这里的水果,它们也和南方水果完全两样。房间里就有不少当地的葡萄、鲜枣和香梨,开始我对它们一点也不在意,放了多日都没动过。恰巧,我们到乌鲁木齐的第三天,就赶上了入冬的第一场雪,纷纷扬扬,大雪整整下了两天。室外寒风刺骨,街上雪浆飞溅,连公园都闭园了,哪儿都去不成,只好躲在宾馆看书。看得口干舌燥时,顺手摘几颗葡萄尝尝,一嚼,天哪,竟然像蘸了蜜那般甜,让人一下来了精神。

我对葡萄历来警惕,我怕酸,倒牙。那些大红大紫的葡萄还好,那些白葡萄就酸得不行,从视觉上都觉得它酸。而桌上的白葡萄竟这么甜。将信将疑看着桌上的鲜枣和香梨,之前在家也尝过这两样鲜果,都很寡淡。有刚才葡萄做铺垫,对鲜枣和香梨一下有了尝试的念头,和葡萄一样,都甜得不行。对比之下,原先吃的那些鲜枣和香梨还有葡萄,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水货一般。

高纬度严寒极地,生长在那里的植物,都必须在极昼的短暂夏季完成生命的交替,严酷的气候让它们不能错过任何一缕宝贵的阳光,发芽、开花、结果,分秒必争,它们没有任何时间可以浪费,生命在极端下变得极简。新疆虽算不上极端严寒之地,但一年中也有近半年处在霜雪期,雨量不及南方的十分之一。这里的一切作物都饱经考验,谁曾想,这干旱严寒的土地竟结出最香甜的果实。

窗外雪花弥漫,整个城市笼罩在严寒之中。对于严冬,这场风雪只是开始,这片土地上的生命将在一轮又一轮的风雪中洗尽铅华,在极端条件下,这土地上的一切生命都删繁就简,只要一缕阳光,只要一滴雨露,便会献出最大的生长热情。这里的瓜果,都不花哨,却分外香甜,它们,都有着饱含生命热量的更高糖分。就像这里的人,他们都有一种天然的亲和感,他们身上没有繁文缛节,却都有一见如故的可贵真诚。

雪过天晴也正好是要离开的日子,我站在高楼细细打量这座城市。天出奇的蓝,阳光刺得难以睁眼。窗外一片的白,由近及远,都是积雪,积雪覆盖了一切,天空下的一切显得那么的素净和清澈,忽然觉得那清澈下面,有一股力量在吸引着我,那是喧嚣过后的巨大安静,种子就在雪藏过后开始新一轮孕育,在下一个季节又将繁花似锦,饱经洗劫的生命总是那么的质朴,忽然生出一股不舍和莫名的感动。还没踏上归途,我便开始怀念这个城市了,怀念这里的人,包括这里的一草一木,这里的生命都值得我深深敬畏。我带不走这里的一片云彩,但我可以留下瞬间永恒,迎着窗外的阳光,我拿着手机拍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