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11月12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夏夜絮语

作者:平和一中 高三(10)班 冯辉耀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9-09-06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夏夜是宁静的,特别是人经历了白天的燥热之后,更会这样觉得。我时常坐在夜色里,听夜的只言碎语,让思绪飘荡在夜空中,让内心暂歇于月色下。

月和蛙

深蓝色的天空中缓缓流动着几团墨云,月亮便藏在墨云的背后。她半遮半露,半隐半现,时而露出泛着黄晕的脸,时而又害羞地躲了回去。黄色的晕在墨云里也是若有若无,时有时无。这样的月亮是很美的,是要比月亮渺无踪影抑或是月亮一览无余地挂在空中还要美。没有月的夜空难免有些单调,一览无余又似乎少了些意境和神秘感。唯有月亮“半遮面”时,夜空才不单调也不乏神秘色彩,很容易勾起望月人的思绪。

我开始在这月下浮想联翩了。那儿仿佛是一个仙境,一个只能在夜晚才能见到的仙境,仙境里居住着嫦娥仙子,那团团墨云便是她的衣袖,深蓝的天空是她的梳妆镜,淡黄色的月晕则是她的面颜妆容。那个仙境里有一座宫殿,有一棵树,有玉兔和吴刚。我想应该还有些寂寞吧。

夏夜若是不下雨是很宁静的,在这样的夜里是可以清晰地听到片片蛙鸣的。当然不止青蛙,还有蟾蜍,蟾宫下面听蟾蜍的声响,真是别有韵味。不管是青蛙还是蟾蜍,他们都“呱呱”地叫着,似乎也在享受着夜的宁静。仔细听,还能听到草丛里各种虫子的叫声,这些叫声混杂在一起,透过黑夜来到人们的耳里,这也许是白天所不曾听过的,或者是不能如此安静地听着。

运气好的话兴许还能见到萤火虫,但我的运气实在是差,始终没有见到萤火虫的出现。

绿瘦红瘦

这几天雨不停地下。南方就是这样,每逢夏季,总有几天或几周,雨会下个不停歇。

一直下雨也不是好事,多多少少让人感觉到烦闷。一天,云消雨霁,我坐在院里,领略夏雨初歇之夜的妙处,今夜是看不到月亮了。我突然想起我养的那盆花——她们快开了吧。昨天看已是含苞待放,淡红色的花瓣儿包裹着花蕊,只为了在一瞬间让花儿露出她最美的面容。

我便去看她们了。果然,她们绿色的叶片中已多了几片红色的映衬。她们已在不知不觉间绽放了,虽不是什么名贵之花,但绽放得那么美,毫无拘束,毫无显摆,绿叶和红花你依我,我衬你,开得十分热闹。

天又开始哭哭啼啼了,一夜未停。待到第二天,我再到院子里去看——看那株花。天哪,看看老天爷干了什么好事!昨天才绽放的花瓣儿已被雨水粗暴地打翻在土上,同样的遭遇还有那些叶子。整个花盆里堆满了还带着些嫩气的红花绿叶,没想到她们的生命竟然如此的短暂。天你有什么好哭的呢?真正该哭的是这些花呀!你寿命无穷,而这些花和叶却已在你的泪水中夭折了。

我想起李易安的词:“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一夜风雨,绿瘦红也瘦了。花和叶悄无声息地出现,又悄无声息地落去,来也一瞬,去也一瞬,也只有那盆中的残花败叶才能勉强证明她们曾经来到过这个世界上。

老树

龙眼树已经很老了,他早已结不出又大又圆的龙眼了,现在连又小又瘪的果实也不结了。老树的身上已布满皱纹,渐渐地失去了他昔日洇润的容颜。每逢大雨,他那泛黄的叶子便纷纷落下,满地都是黄叶堆积。他已经被冷落在一旁,因为老树做不出什么贡献了。

这棵龙眼树是谁种的呢?不知道,可能是村头的那个老人。老人很少说话,也很少有人过去拜访他,他家的灯总是很早地亮起却又很晚地熄灭,到底是为了谁而劳累呢?也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是老人经常来老树下站着。他卷着纸烟,在树下看着什么。老人猛吸一口,青烟缓缓地上升,穿过老树的枯叶,不见了。

老树在叹息着,那枯黄的叶子缓缓地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好像是他的叹息。老树也有年轻时,也有绿叶葳蕤时,也有累累硕果时,也曾为人遮过风挡过雨。但他如今也只能萧瑟在世间里,任时光在身上蚀刻。

像这样的老树又岂止一棵呢?

(指导老师 郭能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