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7月21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新闻中心> 福建新闻 > 正文

莆田桂圆的前世今生:书中有嘉树,兴化有桂圆

作者: 来源:福州新闻网 时间:2019-05-14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莆田桂圆的前世今生:书中有嘉树,兴化有桂圆

工人在整理龙眼鲜果。 福建日报通讯员 林剑冰 摄

  壶山兰水,天地灵秀,佳果匠心,流韵千年

  书中有嘉树,兴化有桂圆

  东南网5月13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林剑波 通讯员 伊晓燕 黄志雄)莆田桂圆,家喻户晓。但它何去何从?又有着怎样的前世今生呢?

  据莆田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介绍,按现有资料推算,迄今为止,莆田(古称“兴化”)已有1000多年的龙眼栽培历史。

  直到今天,龙眼依然是莆田的名果和重要经济作物之一。除鲜果之外,龙眼还被加工成各种产品,销往外地,成为知名地方品牌“兴化桂圆”。值得一提的是,其传统加工工艺世代相传,绵延至今。

  史料中的嘉树

  据唐代黄滔(公元840至911年)撰写的《黄山黄岩寺碑铭》记述,莆田县东峰庙早就栽植龙眼,到唐朝乾宁二年(公元895年),仍见“嘉树比桠”。

  明代周瑛、黄仲昭编著的《兴化府志》有载,龙眼别名荔枝奴,这是因其果肉的色味香没法与荔枝相比,还有一种说法是荔枝先熟,龙眼后熟。龙眼品种不一,最大的一种叫虎眼,有一种小的叫鬼眼,但北方人无法精确识别,所以统称为圆眼。

  翻阅清代乾隆年间编修的《仙游县志》可知,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曾说过:“闽越人高荔枝而下龙眼,吾为平之。”他提出的理由是,食荔枝像吃梭子蟹一样,肉多膏多,一口就能满足,而食龙眼就像吃石蟹,比较费劲,但如果换个角度,吃石蟹就像喝完酒口舌失去辨别味道能力那样,除酒足饭饱之外,另有一番咀嚼的滋味,这时就胜过吃梭子蟹的感觉。

  《枫亭志》编撰于清代同治年间,书中有这样一段描述:龙眼树的长相与荔枝树相似,叶子稍微小一点,每到春末夏初之时开花,农历八月成果,外壳青黄。龙眼果肉白嫩多汁,与荔枝肉相比,虽然薄一些,但质地和味道不落下风。

  成书于2001年的《莆田市志》说道,上世纪70年代,当地龙眼树分布在木兰溪和福厦公路沿线的低丘一带;80年代,木兰溪、福厦公路的龙眼带有所扩展;90年代,种植范围再次扩大,蔓延到海拔200米以下的山坡地带。

  鲜食加工皆宜

  龙眼品种众多,有的适合鲜食,有的适合加工。莆田栽培的优良品种有乌龙岭、油潭本、大鼻龙等,主要在城厢区、仙游县和涵江区。以乌龙岭为例,母树出自仙游县郊尾镇塘边村霞露岭,有三个品系,单果重10.5克至14.8克,含糖量18.04%,品质中上,产量高、果较大、烘干率高。

  由于地理位置的缘故,莆田龙眼一般在农历九月成熟,那时气温开始降低,早晚温差加大,有利于糖分转化。而莆田以南地区的龙眼,大都在酷暑时期成熟,不利于糖分转化。两相比较,莆田龙眼的多糖成分更高,因此不管是鲜果还是干果,市场价格都偏高。

  目前,莆田龙眼种植面积7万多亩,年产量保持在3万至4万吨,其中三分之二用于加工,以粗加工为主,产品多是桂圆干和罐头。数据显示,全市现有30多家龙眼加工注册企业。

  莆田市农业局经济作物管理站站长蔡斯明分析说,总体上种植面积不大、鲜果产量不多,无法满足深加工的需求;深加工投资大,又要采购本地鲜果,平均价格在2元以下才能盈利,但果农不得利;兴化桂圆声名在外,市场稳定,也影响了深加工的发展。

  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莆田就尝试开发龙眼深加工产品,但需要具备资金、技术、人才等多种要素,加上市场接受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对投资者来说,存在较大风险,如今,莆田只有一家企业委托外地工厂加工,生产口服液、胶囊、龙眼酒等保健品。

  • 莆田桂圆的前世今生:书中有嘉树,兴化有桂圆

    工人在制作桂圆干。 福建日报通讯员 林剑冰 摄

      传承古法工艺

      城厢区华亭镇是莆田龙眼的主产区之一,这里一直延续着传统桂圆干制作工艺。据城厢区佳果蔬果农民专业合作社管理人员林金芬介绍,采摘后的龙眼鲜果要经过选果、剪粒、浸水、摇沙擦皮,然后才能烘焙。

      莆田桂圆干制作过程中有一项独有的“摇沙”工艺,就是将浸过水的龙眼果实倒入特制的摇笼中,加细沙摇揉,磨去果壳外面的粗糙表层。这样的龙眼易于焙干,也比较均匀,成品后外表润滑,色泽漂亮,卖相好。

      制作桂圆干通常有两种方法,即日晒和烘焙。日晒较为简单,适用于家庭作坊式少量制作,而烘焙需使用焙灶进行人工烘制,其中传统焙灶是烧木柴或煤炭,如今是使用现代化炉具焙干,既省工省时省力,又安全卫生。

      蔡斯明说,以往焙干炉里有热量也有木炭烟灰,容易附着在龙眼外壳上,影响品质,现在是将燃烧的杂物全隔离,送进去的是干净的热能,输出来的是无污染的桂圆干。

      “龙眼有大小年之分,有些年份鲜果产量高,有些年份产量低,直接影响到桂圆干的产量。”在城厢区东海镇,莆田市禾硕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蔡少震说,去年公司加工桂圆干50吨,大概需150吨鲜果,除自有的近千亩龙眼树外,还要在当地收购。

      如果在生产高峰期,蔡少震每天要雇用100多名工人,需支付每人200多元工资,这是一笔不小的人工费用,无形中增加了桂圆干成本,降低了市场竞争力。为此,他在不改变古法工艺的前提下,对烘焙技术和设备进行改造,将生产效率提高近十倍,还获得一项发明专利。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