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9年09月22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母亲的银耳扒

作者:罗龙海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9-05-13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痒啊,耳道深处有只手在挠,在挠

甚至,是抓,连我的午夜梦乡

都被抓破了

梦里有声音在喊: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声音在耳道里回响,像蝙蝠的翅膀

浅浅拍打着幽静的夜空

像一个母亲垂下发梢

轻轻掠过儿子的脸庞

我要回去,回到梦境一般天真的

童年,我要在母亲的大腿边蹲下

将头靠在母亲的膝盖上

看母亲笑眯眯的脸像秋菊过早绽放

盼秋菊一般消瘦的母亲

手拈起带电的银耳扒,探进

我颤抖的,快乐的,灵魂深处

呼呼,母亲的呼吸

怦怦,母亲的心跳

银耳扒,导电的银耳扒将母亲的呼吸

和心跳的声音

都导入了我稚嫩的,稚嫩的心灵深处

盼啊,绿豆芽一般粗细的银耳扒能再次

探进我如今听惯了风雨声的耳朵

可此夜与彼夜毕竟相差一万八千个夜晚

今夜耳道里只有那只莫名的手

挠呀,挠醒了沉睡的童年时光

抓呀,抓痛了心中的月亮

痒啊,耳朵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响

那其实是母亲的心跳在我心中的回响

是我苦苦的,祈盼

盼母亲仍坐在老家厅中央的小板凳上

昏黄的煤油灯仍然摇曳在一旁

盼母亲放下针线,拈起银耳扒

将我轻轻按在她的膝盖上

盼自己仍是那童真少年,甜甜地

甜甜地仰承

从母亲脸上洒落的轻柔的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