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20年09月25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新闻中心> 平和新闻 > 正文

台胞黄凤仪与福建前线广播电台的故事(上)

作者:黄志耀 文/供图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2-05-25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在台湾服役期间的黄凤仪。

  百花盛开的五月,得知今年85岁高龄的黄凤仪先生又从台湾回到家乡平和县国强乡乾岭村祭祖。因为前几年,他曾经向笔者说过他在台湾四十年以收音机为伴的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由于当时他在海峡两岸来去匆匆,致使没有完整地告诉笔者,前几天当得知他回到家乡,笔者便前往采访。下面就是他向笔者讲述的在台湾四十年,他与几十万个士兵一样,思念家乡但又不能回家乡与亲人团聚的痛苦心情,他为了解除这种痛苦,铤而走险,冲破禁区,偷偷买了收音机(台湾当局当时严禁军中团级以下官兵有收音机),并用收音机偷听大陆对台湾广播的几个情节。

  1949年3月初,黄凤仪第二次被国民党抓壮丁。3月10日,他们在厦门坐上兵船,第二天早上,就飘摇到台湾的基隆港。

  大概8时左右,台湾警备部队就来接他们,黄凤仪被编入第三营,驻防台北。他们营的主要任务是保卫蒋介石的“总统”府。该营干部多数是原陈诚的卫士连人员担任,大多没什么文化,营长胡修祥是湖北人,“中央军校”十六期毕业(“中央军校”原是二年制,民国三十九年后才改为四年制,本科学历)。他所在连队属第一连,连长曾少伟,也是湖北人,曾是“中央军校”十九期毕业。不久,黄凤仪的连队就改为台湾警卫营第一连。初到台湾,学习、训练抓得很紧,学习内容主要是政治教育为主,其中有一条就是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同时学习法律,训练十分艰苦,每天都必须打砂包、爬墙,再一个就是学习如何搞情报等等。

  黄凤仪先生说,这些被抓壮丁到台湾当兵的人,起初倒无所谓,因为大家都知道,台湾宝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不久的将来就可以回家。但随着时间一天一天过去,大家思乡之情日益加深。台湾当局明显知道这些情况,为此,每次学习都大讲特讲“反攻大陆”统一全国的宣传。并且要求士兵刻苦训练,做好打回大陆老家的思想准备。这样一来,这些士兵的情绪才稍微稳定一段时间。大约过了四五年的时间,大家预感到当兵无限期,回家的路已经被当局堵截,这些被抓壮丁的,在台湾没有亲人,海峡两岸的音信又全部中断,因此有许多士兵就想偷渡回大陆。当局知道这一情况后,下了一道死命令,一旦发现偷渡者当场枪毙。黄凤仪由于1950年7月1日考上军校,1954年6月才从军校毕业,在学校学习比较紧张,他倒没有怎么想家。毕业后,被分配到工兵连当连副。下到连队之后,他的思乡之情才油然而生;特别是看到很多大陆兵为了回家,连命都不要的事情。他的心情也和大家一样,但他丝毫不敢表露出不安心于军中服役的思想,因为他这时已经当了“官”,当上了有权枪毙不安心服役而偷渡的士兵——台湾当时规定连长就有权枪毙这些士兵。同时还规定,连队干部必须时刻注意士兵们的思想情绪,发现士兵有“不好”的苗头要及时制止。为了真正达到稳定军心,当局还特别规定:军中团级以下人员不能有收音机,主要是防止军中偷听大陆对台广播而扰乱军心。黄凤仪表面上很积极响应当局的号召,但他却已经计划着偷买收音机,因为这时,他也和大多数人一样十分思念家乡,思念亲人。

  一个礼拜六的下午,阳光灿烂。黄凤仪怀着激动的心情,打电话给一位军校的同学,这位同学军校毕业后,没有留在军中服务。他就在离军营不远的一家公司上班,黄凤仪在电话中对他说有一点事情想请他帮忙。在得到这位同学具体约见时间后,黄凤仪便前往。见面后,黄凤仪迫不及待对他说明想偷偷买一台收音机的想法。这位同学一听,惊讶地对黄凤仪先生说:“军中管理这么严,你不知道吗?”“我知道,但我非常想家,我要用收音机了解我的家乡,以解思乡之情。”这位同学很了解黄凤仪的心思,他很关心地对黄凤仪说:“一定要小心,稍微不慎,后果不堪设想。”因为他也在军校学习过,军中严禁购买收音机的事情他是知道的。黄凤仪先生对这位同学说:“放心,我会注意。”于是,这位同学就去一家商店帮他买来了一台小型收音机。当时黄凤仪先生是怕被宪兵发现,才叫他代买。因为宪兵经常在街上巡逻,主要是查找违纪士兵。

  购买了收音机之后,黄凤仪如获至宝,好生收藏,怕被人发现。据他说,当时在军中,当局为了了解各连队官兵的思想动态,都秘密在各排安插密探,这些密探都是经过严格训练,每年在新兵下连队时,一起安插进来的。大家都知道这个情况,但都不知道谁是探子,所以搞得人心惶惶,大家在办事说话时都特别注意。黄凤仪先生有了收音机后,每天中午乘大家休息的时候,就到军营对面的一个小山头上,打开收音机,调整好频道。据他说:第一次当他调整好频道后,听到一个亲切的女播音员的声音,他流泪了。他说这个声音是多么的亲切:“亲爱的台湾同胞、国民党官兵,现在是福建前线广播电台对台湾广播时间。”具体内容很多,他说现在大多忘记。他还对笔者说,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后来就没有天天去,但每个星期至少有三两天的中午,偷听的地点仍然在军营的附近。他说,由于时间已经过去几十年,很多内容现在大多忘记,但有几次,却让他刻骨铭心。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在1958年的冬天,具体日子不太记得,那天,当他一打开收音机,播音员连续广播《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告台湾同胞书》,至今还记得很清楚的有“台湾的解放是必定要实现的,而解放的日子是迫近了”、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这一点我们是一致的”等等。当时一听到“迫近”二字,他说,简直要喊出声音来:“太好了,可以回家了!”之后不久,好似是中秋节的中午,黄凤仪一打开收音机,他说,一个熟悉的声音迅速传入他的耳朵: “我们都是中国人,三十六计,和为上计。金门战斗,属于惩罚性质。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两个中国。台湾的朋友们,我们之间是有战火的,应当停止,并予熄灭,这就需要谈判。”内容差不多。他说,这些都是大政策,但他特想了解的还是漳州的情况,他为了了解漳州情况,了解家乡情况,又经常收听,但据他说,对于漳州情况知道的甚微。

  黄志耀 文/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