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2月13日 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回家过年

作者:黄荣才 来源:平和网 时间:2018-02-14
编辑:朱国文 点击数: 字号:

每年除夕回老家过年,已经成为习惯动作,因为老家有父母亲在。在许多时候,父母亲在哪里,那个地方就是家的核心,只有回到了父母身边过年,才算是回家过年,那在县城的房子,某种意义上更像一个驿站。人在驿站,根却是在乡村。也曾动过把父母亲接到县城过年的念头,可是父母亲以除夕和初一要祭拜神明为理由,堵住了我做进一步说服的筹划。我知道,父母亲离不开乡村,也许在他们心目中,离开了乡村老家的年,是漂移和没有着落的,而年需要实在和厚重,于是我们年年奔走在回家过年的路上。

大年三十一早,驱车回家,尽管细雨霏霏,但还是无法阻挡回家的脚步。回家过年几乎就是亲情的集体释放,小山村以一种非常纯朴的本真欢迎着在外的游子。左邻右舍热情地招呼,到家里喝杯白芽奇兰茶,或者抽根烟,亲切和热情好像自己家的兄弟或者子女回家,丝毫没有距离遥远的感觉。

和父母兄弟姐妹随意地聊着一些话题,没有主题,没有先后,也无需慎密的思维,严谨的逻辑。随意自然,宛如家门前的小河,没有丝毫刻意的成分,切实是海阔天空。儿子跟着表兄弟们贴春联,然后跑到哪里逛荡,把响亮的笑声留在乡村的角落。忽然又跑回家,想吃鸭翅膀了。熟了的鸡鸭就在屋子里的竹竿上挂着,简单而又透明地昭示年货的充盈和丰富。父亲对孙子的要求没有丝毫的拒绝,立马切下个鸭翅膀交给儿子。我则是拿着个鸭头啃着,大家说着我小时候嗜好吃鸭头的陈年往事。哥哥吃着米粿,夸夸母亲的手艺。父母一脸慈爱,让笑容荡漾在满是皱纹的脸上。屋子里荡漾着柔情的气息,温馨、亲密,让年味飘荡浸染。

可以随意地在屋里走来走去,没有什么需要禁忌或者约束的地方,浑身都是流淌着自然。许多在职场或者社交场合需要注意的事项全然了无痕迹。堂兄弟之间撒烟,懒得起身,就扔了过去,全然没有不讲礼节的不妥。把脚缩到沙发上也不必顾忌“坐没坐相”,放松、愉悦就是唯一的主题。

回家过年,才让久违和遥远的年味恍然回到眼前。也就明白,年味滋生在心,浓淡和与谁过年,在哪里过年有关,而不是那些飘扬的彩旗或者商家热闹的吆喝。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