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158期>第4版
    第4版 :文化旅游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梦里又见木棉红

    作者:◎张文艺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17-01-09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昨夜,又是一场大梦,梦里的那棵木棉花开得正旺,满树都是火红火红的花朵,不带一点儿杂色,连一点儿绿也找不到。真的,对云霄山区那些花花草草,我着实没有什么记忆,没有办法叫出它们的名字来。而且这里的植物常常是很多种簇拥在一起的,无法区分它们的模样,也实在不怎么吸引人。唯独校园里那棵高大的木棉树,让我至今时常想起,依然感叹不已。

    十八岁的春天,走过成人礼,同学们便慷慨激昂,意气风发,向着成人旅途喜悦而坚定地迈去。“上岗前的实习学校在岳坑村。”班主任老师告诉说,大家将在这里完成学生到老师之间的蜕变。我们沿着山坳间的羊肠小道,深一脚浅一脚,向目的地走去。休息时,老师指着对面山坳间那棵高高的大树说,实习学校就在木棉树站着的那个地方,再走走就到了。

    这是我见到的第一棵木棉树,就生长在小学的校园里。只见木棉树干古拙挺拔,高可达数丈,树姿巍峨,直插云霄,在低矮的砖瓦校舍间格外显眼,成为这所山区小学的象征。春来红花一树,秋临黄叶遍地,一批批大山孩子在这个书声琅琅的山坳间放飞梦想、放飞希望。

    可那一年的花期比往年都短,那火红的木棉花仅在枝头招摇了几天,就全部落地和泥土作伴了。一天,特大暴雨来袭,花落得一朵不剩,大树又变成未开花前光秃秃的样子了。地面铺出一张红色地毯,那些花一直铺在地上,褪色,然后烂去。

    实习期间,虽然已经有了火电,但经常地找不到原因地断电。只能是一盏煤油灯,昏暗的灯光,飘散的都是煤油的气味。山坳间的师生每人一盏煤油灯,大家依靠豆粒大小的昏黄灯光,照亮夜间备课和苦读的时光,照亮孩子们迈出山关的通途。

    青春是回荡在山峦之间的悠扬琴曲。尽管实习艰辛,依旧改变不了对于生活的向往。火热的心跟校园的木棉花一样,绽放在这个四周人烟稀少的山坳里。平时没事,从校园到村里,一束手电光,陪着大家进村入户家访的路。

    一路上,在山风摇曳中,伴随着微弱的亮光弯弯曲曲前行的是各种山鸟的鸣叫声。猫头鹰往往会在这个时候咕咕鸣叫,那粗短沉厚的叫声肆无忌惮地在山谷中回荡。胆小的人往往会在这极具穿透力的声音里,毛骨悚然,三步并作两步地急急赶路。

    山路是烙在每一个大山孩子心灵深处永恒的印记,就像纵横在他们肌体里的血脉一样。通往山间小学的羊肠小道,是在这里繁衍生息的人们用脚走出来的,它连接着大山的希望,传递着大山的梦想。

    如今,从农村到城市,从这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苦也好,甜也罢,风雨之中我逐渐学会了独自品味,只是十八岁那年木棉花落的记忆无比清晰,总不时在夜里闯进我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