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92期>第4版
    第4版 :文化旅游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细雨蒙蒙走花溪

    作者:◎黄荣才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15-10-05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在秋天的雨后走进林语堂故居,走在花溪边上,别有一番风景。

    刚刚经历过一场雨,有点凉意,但清爽。秋天的雨不像春雨那么缠绵、忧伤,有着干净利落的劲头,不至于拖泥带水。

    林语堂故居很安静,带着湿漉漉的水气,温润、平和,静寂的站立。故居院落里的树,因为雨的冲刷,特别有精神,偶尔有几滴水珠掉落,调皮的孩子一般。风吹过,几枚落叶打着旋坠落,想起林语堂《秋天的况味》里写到的纯熟之美。

    走在花溪边上,木栈道上水的痕迹依旧,许多时候无法水过无痕,一如这花山溪对于林语堂。

    林语堂曾经把笔触深情地定格在坂仔的青山,“十尖石起时入梦”。小时候,他常常走在河边,听流水的声音,看远处的群山巍峨高耸,看山顶上的云彩变幻。山慢慢地进入他的生命深处,脱离了具体的意象,以某种哲学的意蕴,成为一种精神高度,形成他的高地人生观,从此他不再以别的山峰为高,平和的心态就此定型。雨后的坂仔青山,有一种朦胧,云雾升腾,天空和山峰,因为云雾笼罩,浑然一体,纯净、静谧。

    没有激流澎湃,花溪的水从远处逶迤而来,质朴、从容。有竹排经过,渔人撒网,每一次的挥洒都盛满希望,检视渔网,就是检视日子的成色。“在我一生,直迄今日,我从前所常见的青山和儿时常在那里捡拾石子的河边,种种意象仍然依附着我的脑中。”林语堂当年和赖柏英在河边抓虾、做游戏,仿佛可以看到,林语堂让赖柏英蹲下来,让蝴蝶停留在她的头上,然后慢慢站起来往前走,看走多远蝴蝶不会惊跑,简单、纯粹,但带来的是无尽的欢乐和曼妙的遐想。

    花溪旁,和乐码头是后来修建的,当年的上船处已经不复存在,只在老人的叙述中还原岁月。当年,十岁的林语堂就从故居数十米外上船,前往鼓浪屿读书,那顺水两天两夜,逆水三天三夜的航程镌刻在林语堂的记忆深处,是他如诗如画的童年美景,让年长的林语堂一再提及,那是承载乡愁的曼妙航程。五篷船如今在林语堂故居已经成为一段故事,当年的林语堂回家之时,往往不等船行驶到码头,就下船飞奔,扑进母亲的怀抱。

    花溪两旁,林语堂已经成为文化符号,不断闪现。那些植物,以各自的方式存在,因为雨水,叶片稍微有点下垂,生机却是饱满外溢。绿化树浓墨重彩地把水的韵味传递,摇摇树枝,水珠哗哗而落。垂柳轻柔,河边的菜地,日子的味道饱满。

    坂仔的山给了林语堂硬汉的性格,坂仔的水给了林语堂妩媚的柔情,山水影响了林语堂,闲适、平和、幽默、快乐,成为林语堂性格的标签,让林语堂深情感叹“我的家乡是天底下最好的地方。”

    花溪的水流淌,在河边玩耍、打水漂的林语堂已经成长为120周年的文化高度。“人生真是一场梦,人类活像一个旅客,乘在船上,沿着永恒的时间之河驶去。在某一地方上船,在另一个地方上岸,好让其他河边等候上船的旅客。”这是林语堂的一句话,如今,林语堂已经远去,但不是消失,也不仅仅是背影,有一些人来到河边,回味属于林语堂的河流,林语堂的花溪。

    船桨击水,会成为我们的记忆,我们的梦。我们会在蒙蒙细雨中,枕着花溪的流水声入梦,安静、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