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92期>第4版
    第4版 :文化旅游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茶为媒

    作者:◎林丽红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15-10-05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故事发生在清末时期闽粤交界的平和县九峰镇。

    自古以来,九峰镇都是闽粤重要的边贸重镇,是广货入闽、闽西南农副产品入粤的交通要冲,特别是到了每隔5日一次的“赶圩日”,这里更是热闹非凡,人山人海,来自广东和福建各地的商贩汇集于此,进行买卖交易。自1518年(明正德戊寅年)至1949年新中国建立前夕,九峰镇一直是平和的县城所在地。

    九峰不仅是边贸重地,还是远近闻名的茶乡,这里的茶大多种植在海拔1500多米的“闽南第一山”大芹山上。

    这天正是一个圩日,九峰镇东门的街道两旁的商铺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一些临时摊点也是见缝插针,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真是数不胜数,那个热闹场景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在那些临时摆设的摊点里,有一个摆在城隍庙前的摊点特别热闹。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摊点的商品散发出来的香气,还因为这个摊点的主人的容貌。这个摊点的主人是个年轻英俊的后生,他的名字叫朱俊福,他的摊点摆放的商品是散装的茶叶。

    “哇,这茶香闻着都这么舒服,泡出来的茶不知道有多好喝呢!”

    “那个卖茶的长得可真是俊哪,不知道有没有娶媳妇了?”

    “看他穿得那样破旧,家里肯定很穷吧?可惜了!”

    ……

    从摊点经过的人们一边闻着茶香,一边谈论着这个朱俊福,也有人停下来向他掏钱买茶。这时有两个姑娘经过,从她们的妆扮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主一仆。

    “小姐,好香哪,你有没有闻到一股香气?”那个年纪小又俏皮的小女孩叫道,她正是镇上大户人家曾仕坤老爷家的丫环,名叫香秀;她旁边伺候的小姐是曾老爷疼若掌上明珠的女儿曾英翎。

    “嗯,是挺香的。”曾家小姐矜持地点点头,同时顺着香气传来的方向望去,正好迎上摊点主人朱俊福的目光,四目相对,曾小姐赶紧低下了头,朱俊福也在瞬间呆愣了一下,随即柔声说道:“小姐买点茶叶回家吧,我家自己种植自己制作出来的茶叶,泡出来的茶很香很好喝的。”

    “小姐,买点茶叶回家孝敬老爷吧,老爷那么会喝茶,一准能喝出这是不是好茶。”机灵的香秀看着脸颊绯红的英翎小姐,调皮地说。

    “那就,买些回家给阿爹尝尝吧。”英翎小姐还是低着头,害羞地应着。英翎小姐和香秀好奇地看着朱俊福帮她们挑选着茶叶,却不曾注意到塞在衣袖里的手绢滑了出来,掉落在地上。

    买完茶叶,英翎小姐和香秀就离开回了家。

    英翎小姐的父亲曾仕坤为人开明热情,乐善好施,很受镇上群众的尊敬,曾老爷还是镇上有名的“茶痴”,十分爱喝茶,对喝茶十分有讲究,家里常有爱茶之人做客喝茶。女儿逛圩给他买回来茶叶,他当然十分高兴。香秀打开包着的茶叶时,他跟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一口气吸得他真是心旷神怡,飘飘欲仙,忍不住喊道“香秀,快烧水来!”

    “遵命,老爷。”香秀脆声应着,立即着手烧水。曾老爷一边把弄着茶叶,一边说道,看这茶叶,就知道泡出来的一定是错不了的好茶。

    香秀烧好水,曾老爷就迫不及待地开始泡起茶来了,一边泡着,一边品着,一边还啧啧称赞着:“好茶,好茶,果然是好功夫制作出来的好茶!”

    “糟糕,我的手绢丢了,那可是我娘亲手绣给我的生日礼物呢。”英翎小姐突然发现手绢不见了,着急地叫起来。

    “小姐别急,一定是我们刚才买茶叶时不小心弄掉的,我去找找。”香秀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往外走。

    曾老爷听说香秀要上街去找手绢,就说:“香秀,你上街看看,要是卖你们茶叶的那个人还在,请他来家里一趟,就说他没卖完的茶叶我都要了。”

    香秀一听老爷说这样的话,不禁坏坏地看了小姐一眼:“小姐,那我去帮你找手绢了。”英翎小姐被这么一说一看,又是一阵脸红。

    香秀一路小跑来到了城隍庙前,那个卖茶的小贩还在那里,一看见香秀就喊了起来,手里还挥着一条手绢:“姑娘,这是你家小姐的手绢!”

    香秀走上前,接过手绢,谢过朱俊福,同时看了看他摊上的茶叶,说:“我家老爷说你的茶叶是好货,叫我请你到家里,他要买你这些茶叶哩。赶紧跟我过去吧,省得你在这里叫卖到天黑。——还有,我们家小姐也想见你呢!”

    朱俊福正不知如何作答,却听香秀喊他:“还不快快收拾摊子,随我前往。”这时他才猛然醒悟,一边收拾摊子,一边回答“这就随姑娘前往府上。”

    朱俊福随着香秀来到曾府,正遇着曾老爷在对着英翎小姐侃侃而谈,谈的都是茶经和茶道,俊福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等香秀报告老爷后,听到曾老爷对香秀说“请他进来吧。”俊福才在香秀的指引下,上前拜见曾老爷和英翎小姐。

    坐定之后,曾老爷问:“这位后生,听说你卖的茶是你家自己种植和制作出来的?”

    “是,我家住在大芹山半山腰,我家的几亩茶园就种在山上。”

    “你父亲是不是朱大年?”

    “是,您认识我父亲?”

    “前些年我还慕名到山上你家寻访过你父亲呢,你父亲制茶技艺可是很有名的,不过,这些年好像没怎么听到他的消息,好像说是去广东当制茶师傅了?”

    “是,父亲一直想要自己开辟茶园,自己种茶自己制茶,可是因为家中底子薄,缺少本钱投入,所以才选择离家到广东去的。这一两年才又回来,在山上开辟了几亩茶园,我今天卖的茶就是我家自产的。”

    “哦,原来如此。关于茶的话题,改日请你带你父亲来我家再聊,现在我有话问你,你要好好回答。”

    “是,老爷请尽管问话,我一定好好回答。”朱俊福起身,毕恭毕敬回答着,曾老爷示意他坐下,不必多礼。这时,在一旁静静坐着旁听的英翎小姐突然脸泛绯红,悄悄起身离开,回到闺房了。

    “你家朱俊福?”

    “是,老爷。”

    “娶亲了吗?或者,有谈亲事了吗?”

    “没有哩,老爷。我家穷,又住在山上,有哪家姑娘愿意嫁给我?”朱俊福嗫嚅着应道。

    “我家闺女可是对你一见钟情呢,你愿意和我家结亲吗?”曾老爷微笑着说,其实从刚才的谈话中,他也喜欢上了眼前这位相貌端正,心眼朴实的小伙子。

    朱俊福没想到曾老爷会说这个话,又是高兴又是紧张,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

    “怎么,你不愿意吗?”曾老爷虽然已看出小伙子的心情,还是笑眯眯地问了一句。

    “愿意愿意,太愿意了,这么好的事情我怎么都不敢想的。”朱俊福涨红了脸,忙不迭地回答着,“只是——”

    曾老爷看出了小伙子的心思,笑着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这个你放心,我只要你对我女儿好好的,带着她踏踏实实过日子就够了,至于其他的,你就不用考虑了。这几天你让你父亲来我家一趟,我会和他商量好的。”

    半年后,九峰镇东门街上的城隍庙旁边新开了一家挂着“福翎茶庄”牌子的茶叶专营店铺,人们从茶店经过,总能看到不断有顾客空手进店提茶出店,那生意真叫一个好。人们也知道了,这家茶店的主人正是半年前在这里摆地摊卖茶叶的小伙子朱俊福,他的父亲是闽粤闻名的制茶能手朱大年,他的岳父是镇上受人尊敬的开明绅士曾仕坤老爷。

    不过人们并不了解,把店铺开在城隍庙旁边,其实是朱俊福的妻子曾英翎向父亲提出的请求,因为她认为,她和朱俊福的这段姻缘是拜城隍爷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