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399期>第4版
    第4版 :五江之源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大山脚下小村庄的美丽蜕变

    作者:⊙罗龙海 文/图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21-09-20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有没有一座高大的青山作为背景依靠?有没有一道绕弯的溪水作为玉带围护?有没有一棵高大而古老的绿树作为全村的庇荫?有没有一口池塘作为源源不断的活水?所有这些元素,都是我们祖宗古时候择地而居的重要标准——这些标准以我们当代人自然科学的眼光来看,就是生态美好的村居环境。

    这样的重要而优美的环境元素,长乐乡联胜村朴树下自然村全都拥有。

    从县城赶到长乐乡,需要经历一段山区公路的弯弯绕,只要你没有被绕晕,只要你保持着初次进入山老区的兴奋而好奇的双眼,当你进入联胜村,在秀秀线公路边的佳蕉尾隔溪对望朴树下,你一定会被它的天然美景所吸引,吸引并且震撼你的内心的就是文章开头所说的四个元素。

    呈南北走向的大山叫大岗岽,像极了一把张开的巨大檀香扇,在上世纪革命斗争年代,这座高山常年有老一辈革命者开展游击斗争。山顶上云雾缭绕,生态林苍翠成荫,四季花果飘香,林间鸟鸣啾啾。山脚下,无论土墙黑瓦,还是新建的小洋楼,一列列摆开,以青山做背,面向村前的小河湾。小河其实不小,近百米宽的河面,一条平坦的水泥桥连接了两岸。自北而来、向南流去的河水,在这里停住了匆忙的奔流,原本哗啦啦的水响在这里稍作宁静的歇息,只因为在朴树下的下游处,人们造了一个拦河坝。拦河坝抬高了村前的河水水位,河水变深了,水色变绿了,风吹河面,碧波粼粼,又弯又长的河道,就更像是玉带了。

    山似檀香扇,水作碧玉带,无可挑剔的外部环境,造就了一个怎样的村居呢?

    从河面上收回被河水深深吸引住的目光,收拢住纵身一跃下河畅泳的渴望,抬脚走起,缓步过桥,沿着河边水泥路悠然入村,一个宽敞的土埕呼啦展现眼前。土埕周边种满了黄金桂等名贵树木,虽然才种没几年,却因管养的好,如今已是枝叶婆娑,与土埕外围菜园子里的龙眼、柿子、枇杷等果树一起,伫立成村庄的绿色的风景。

    金秋时节,金风送爽,满枝头黄澄澄的蜜柚煞是可爱,照相机自然就没有了不关照的理由,咔嚓咔嚓地响。主人是一个朴实的大嫂,见状热情地摘下两粒,在门前的洗菜池用山泉水冲洗一番,喜笑颜开地捧到客人面前。“现今可贵着呢,能卖好多钱?”有客人边尝蜜柚边故意逗弄。“哟,没关系啦,山上多得是,这个时候正是成熟季节,欢迎你们品尝!”朴实而爽朗的大嫂一边支应着一边走开了。

    土埕中央,半月形的池塘用鹅卵石重新衬砌起来,干净,圆整,有一管清水叮咚注入。在古人的观念中,来水代表着来财,而今,水代表着灵气。灵秀的池塘像半面镜子,映着午后的阳光,静静依偎着一座古厝。古厝刚经历过修葺不久,新瓦片,老墙砖,白石灰在房檐瓦楞间勾勒出当代人不肯放弃的印迹。古厝格局完整,远观像一块老式金锁,只是再也锁不住着流水一般的历史。房前矗立着一根石旗杆,清楚镌刻着主人罗和清于清朝嘉庆年间省考第一名、之后取得督学身份的荣耀。房后相距不过30米远的朴树,据说是房主人应试归来时欣然种下的,至今已经走过200多个春夏秋冬。200多年前主人种树时,应是寄望大树能够庇荫子孙后代繁荣昌盛,而今,这里已然是令人流连的富美乡村。古厝与朴树之间有一定的坡度高差,躯干茁壮的朴树在努力向上拔高的同时,散开的树冠情不自禁的倾斜向古厝,仿佛刻意向人们暗示着它们之间不可分割的脉络渊源。

    古树旁边的村道上,蹒跚走来年近九旬的老红军罗阳庚,精神矍铄的他谈起今昔变化,那个感慨可不是一箩筐两箩筐能够盛得下的。躲山洞、钻树林、摘野果、吃野菜,风餐露宿,真刀真枪打游击,再艰苦也不怕,许多同伴倒下了也不怕,凭的就是一个坚定信念。

    这个如今倍显宁静的小村庄,曾经却有过血与火的洗礼。

    “我们村与对岸隔着一条溪水,那时候溪水比较大,水面比较宽,没有桥,只有小木船,反动派的军队来征剿我们,大部队没法过河,只能在对岸虚张声势地打枪恐吓,我们在对岸开枪还击,”罗阳庚向我们激动讲述过去的故事,“正是因为我们占据了天然的地理优势,我们的革命力量得到最好的保存和发展。”

    “即使国民党反动派凭借武力强行渡过河来,我们只要一转身就进入深山密林,我们照样可以跟他们周旋,总之,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得不到好处,最坏的情况是房子经常被他们给烧掉了,我家的老房子就被烧过两次!”

    如今,走进罗阳庚翻新改建的小洋房,只见屋内干净整洁,窗明几净,墙上悬挂着王直、熊兆仁等老一辈革命者的题字和一些老照片,老人家对着墙上的老照片讲述着已经不在人世的革命伙伴和战友的故事。

    “那时我们村子生活很苦,房子破破烂烂,衣服都是最简单的白土布,自己染成蓝色的或是其它色彩,但是我们全村人、老老少少都是红色分子,少年烈士罗则化被捕牺牲的时候,年纪才刚17岁!”坐在自家沙发上面,面对来访客人,罗阳庚仿佛回到当年的战斗生活,讲起话来声音洪亮,“我们村的五老人员占据比例是我们全市最多的!”

    大山巍峨,溪水清清。罗阳庚居住的村庄因屋后的那株朴树而得名,叫做“朴树下”,四季常青的朴树成为小村庄的交通中心,横贯村庄左右、纵贯山上山下的道路都在这里交汇。早先村道尚未贯通的时候,出门干活的人路过这里,都会在此歇口气、纳纳凉,或是就着大树根坐下抽根烟,有时候就会抱怨山村道路不通,生产生活太不方便。

    如今,得益于各级扶贫政策和美丽乡村建设,水泥路已经贯通全村,交通方便,油门一催,摩托车、小汽车一溜烟跑出老远,朴树底下再没有了往来村民纠结的目光和泥泞的怨言。沿着水泥村道扩散开去的是生态绿地,整齐的竹篱笆圈定了人们的行动疆界,牡丹、芍药、鸡冠花、七里香等观赏花卉,从城里的苗圃远嫁而来,在这片红色土地上生根发芽,惬意领略着大自然的清风雨露,——在它们扎根的泥土里,再也嗅不到当年战火弥漫的硝烟味道。此情此景,老一辈的村民纷纷感叹现在的年轻人赶上了好时代。尤其是外出乡贤返乡过节时,目睹家乡的变化,目光里更是添加了许多赞许的成分。

    小山村的历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朴树焕发新枝,翠绿的叶片在捕捉最清爽的山野阳光,呼吸着最清爽的山野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