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399期>第4版
    第4版 :五江之源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厦门海上的硝烟

    作者:⊙朱新民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21-09-20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明月高照影儿长,大家上船练划浆。水声响,船儿荡,同志们,齐用力,划呀划呀划呀划,练好本领,厦门得解放,得解放”。这首当年解放军战士唱的《夜练船歌》,把人们带到了72年前炮火纷飞、硝烟弥漫的厦门战役,让我们铭记,为了解放厦门而英勇牺牲的勇士们的英雄功绩。

    至1949年9月20日,闽南的大部分县区已经解放。国民党残余部队逃到了厦门鼓浪屿,企图依托海岛的优势,负隅顽抗。9月23日,集美解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在攻击厦门岛之前,在漳州以东、九龙江沿岸以及集美、刘五店等海域进行了为期二十天的渡海作战大演习。第十兵团在司令员叶飞的率领下,兵临厦门,从北、西、南三个方向,对厦门岛完成了半月型包围。风雨飘摇,此时厦门敌守将汤恩伯,手中尚有兵力三万多人。第十兵团遵照第三野战军关于首先攻取厦门的指示,决定集中第三十一军和第二十九军两个师先攻取厦门岛。以第三十一军在鼓浪屿至石湖山地段登陆突破,以第二十九军两个师在神山至钟宅地段登陆突破,先歼灭北半岛守敌,尔后歼灭南半岛守敌。为了迷惑守敌,10月10至13曰,第二十八、二十九军各一个团先后攻歼大、小嶝岛守敌三个多团。第三十一军乘机于10月15曰下午对鼓浪屿发起炮击,登陆部队随后搭乘木帆船陆续起渡。第一梯队左翼两个团对鼓浪屿的攻击因风向不利,仅少数部队登陆,上岸后遭国民党军火力杀伤;右翼一个团在厦门本岛石湖山、薛厝地段登陆,少数班排遭国民党军火力夹击。厦门之战,最关键、最艰难、最残酷的战斗发生在登陆滩头。第十兵团牺牲的2000名勇士大部分是在渡海抢滩之际倒下的。登陆部队才过海沟,却又陷泥滩。泥滩里机枪、迫击炮都无法架起。一个八十三人的加强排,为建立登陆场,在泥滩里连续打退敌人三次反冲锋后,只剩下十二人。但就是这十二人,在打退敌人第五次反扑后,趁敌人向后收缩之机,在重机枪掩护下,向敌人发起冲锋,歼敌一个排,攻占了石湖山西南侧的水泥地堡,巩固了登陆场,为后续部队登陆、扩大突破口奠定了基础。10月16日晨,我军的一个团登陆成功,在击退敌人数次反击后,向园山方向扩大登陆场。16日中午,第三十一军攻占湖里、圹边;第二十九军攻占园山、枋湖。第十兵团指挥员获悉守敌开始撤退,即令各登陆部队大胆穿插分割,追歼敌人。第二十九军直插顶岩、曾厝垵、黄厝;第三十一军直插厦门市区。

    10月17日,三十一军军长周志坚下令:“九十二师自东、中、西三个方向发起突击,分兵合围”。红旗飘飘,军号嘹亮。各部队以摧枯拉朽之势向敌阵进击。敌人望风而逃,兵败如山倒。道路两旁满是敌人丢弃了的枪支。国民党兵一见解放军战士冲来,纷纷举手投降。战士们御下他们的枪机后,就直插南部海滨。二百七十四团二营从莲坂经洪山柄进击至石胃头北侧时,与敌人六辆汽车遭遇。二营五连随即分兵在公路两侧,等敌人的汽车进入伏击圈时,一齐开火,歼灭了这股敌人,还生俘了敌七十四师运输连连长。经审问,俘虏交代其七十四师师部已窜至塔头村。五连连长命令七班长孙继柏带领全班战士前往塔头村打探虚实。孙继柏带领全班战士,押着俘虏登上一部汽车奔向塔头村。一路上,他们遇到不少零散的逃命的敌人。来到塔头村附近,孙继柏发现敌军来来往往,非常混乱,便叫俘虏带路乘机插进村里。突然,俘虏指着一栋房子说:“这里就是师部” 。孙继柏立即向全部战士作了战斗部署,并带上一名战士,端着冲锋枪闪到大门旁边。他对着门口大声喊道:“叫你们师长出来!”不一会儿,四个穿着军官服的人从屋里走了出来。孙继柏厉声问道:“谁是师长?”一个戴着墨镜的中年人说:“我就是七十四师师长,你是什么人?”孙继柏脑子一转,说现在的职务,他肯定不听指挥。于是,他为自己“提了一级”,大声说:“我是解放军的排长!”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就是战士也可以命令你缴枪!我们大部队就在外面包围着,赶快打电话命令你部队放下武器集合,我们优待俘虏!”。敌师长喘了一口粗气,耷拉着脑袋回屋里去了,似乎对这位排长没什么兴趣!一个自称是副师长的人倒很配合,他连忙替师长打了电话,下了缴枪的命令。正在这时,二营其他连队赶到了塔头村,包围了敌师部。就这样,敌中将师长李益智及属下官兵3000余人被我军全部俘虏。17日晨,三十一军一个营再次进攻鼓浪屿,后登陆成功,守敌投降。至11时,我军成功解放厦门岛,歼敌2.7万多人,残敌逃往小金门。

    战斗结束后,孙继柏因为生俘了敌中将师长李益智,五连要为他评功。但他找到团长说:“团长,我不想评功,我想提一级当排长”。团长笑着说:“怎么,我们的英雄发官瘾啦?”孙继柏不好意思地说:“我抓俘虏时,为了吓唬他们就自主提了一级。我想,下次如果再遇见这些俘虏,他们知道我是个班长,不笑话我呀!”结果,团部逐级上报,报到了军长周志坚那里。他大笔一挥:“准,提两级”。旁边的政委陈华堂说:“军长,是不是多提了一级?还是提一级合适些吧!”。周军长对政委说:“你想想,他在李益智面前说是排长,如果下次真遇上了,他还是排长,这不说明我们有功不奖,奖罚不分明嘛!”

    硝烟散去。孙继柏后来转业到地方工作。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競競业业。1983年,孙继柏在平和县烟草局调研员的岗位上离休。2012年,孙继柏病逝,终年八十九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