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399期>第4版
    第4版 :五江之源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六成楼

    作者:⊙黄志耀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21-09-20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据说,六成楼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清朝道光二十九年春季的一天,高坑乡(现在的国强乡)溪坪自然村热闹非凡,大家正等待着一位神秘的贵人揭开新建成的圆形土楼——“六成楼”楼匾的红布。

    究竟是什么贵人呢?大家一时也说不清楚。

    原来“六成楼”从道光二十四年奠基到道光二十九年建成,历经五载,是时,楼主陈乘云恰好八十大寿,可谓是双喜临门。这样的大喜事,在农村不多,因为要建一座土楼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然而,这是楼主陈乘云第二次建土楼,上次是在嘉庆二十年时,为子孙计,正值壮年的陈乘云在大楼下方的河边建了一座土楼,很不巧的是,几年后该楼被洪水冲毁。经过几十年的打拼,他决定再建一座更坚固、更气派的大楼留给后世居住。大楼落成之际,他也到了杖朝之年。因此,陈乘云决定在做八十大寿之日揭开楼匾,子孙们都拍手称快。于是,族亲就请堪舆家们择良日,但这些堪舆家们定下的良日,楼主陈乘云看后都不甚满意。

    一天早上,新楼前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大家都不认识他,只见来人直接找到陈乘云道:“听讲陈老先生要举行‘双庆’,请了好多人择日,都不合你心意,今天我特意也选了一个吉日良时,请你过目。”说着就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红纸献给乘云,陈乘云接过红纸一看,皱起眉头。原来这位先生选在正月某天,看起来也没犯什么大忌,但时辰却不对,略懂些堪舆知识的陈乘云不敢大意,沉思良久仍下不了决心。

    陈乘云原本就是一位好客之人,他知道眼前这位神秘人物定有来头,他先请他住下再准备与他慢谈。这位客人看陈乘云情真意切也就住下来。晚上,主人热情款待。座谈中陈乘云得知这位不速之客姓廖,家住江西赣州,人称“赣州仙。”前些天在坂仔镇时,听见有人在议论高坑乡六成楼的事情。于是,天生好奇的廖先生就记下这事,等坂仔事情办妥后就到高坑来会会这位楼主。

    话说第二天,陈乘云与这位廖先生起了个大早,在新建好的楼前走个遍,通过现场详细观察,他自豪地笑了,他认定自己选的时日是合时辰的。于是,他对陈乘云说道:“就用这个时日,定有惊喜。”陈乘云看赣州仙成竹在胸的样子,便同意了。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间就到正月。这天早上,春光明媚。六成楼前张灯结彩,楼前的花溪,水流清澈透明。溪中小岛那六棵老桃树,提前怒放盛开,景色美不胜收。

    “先生,今天会有什么贵人来揭牌?”一位大伯问赣州仙。赣州仙笑笑不言语。不觉间,午时已经到了,还不见赣州仙说的“贵人”来揭牌,这可急坏了楼主陈乘云,他坐立难安。正当他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时,对面溪岸边竟出现了一队人马,其中还有一辆轿子。大概又走了二十米远,只见轿子停下来,从轿子里走出了一个穿官服戴官帽的人。这位官人一下轿就往六成楼望了望,然后走下溪岸,几位公差紧跟着,来到人们预先准备好的竹排边。“大叔,对面楼前这么热闹是做什么?”官人问道。

    “今天是大喜日子,是我们楼主陈老先生做八十大寿和为新楼落成揭牌。”

    “哦!八十大寿和新楼揭牌仪式一起,怎么会这么凑巧?”

    “是很凑巧。”

    “带我们过去好吗?”

    “今天我们就是专门为客人摆渡的,请大家上竹排吧!”

    六成楼前,一直关注竹排这边的赣州仙,看见这位官人上了竹排,七上八下的一颗心终于平静下来。看着竹排慢慢划过来,赣州仙迅速让预先准备好的鼓乐队敲起来吹起来。顿时,整个花溪两岸锣鼓喧天,竹排上的人不时挥手致意。片刻间,竹排来到岸边,赣州仙与陈乘云迅速走上前迎接。

    “不知县老爷驾到,有失远迎。” 赣州仙与陈乘云不约而同地说道。原来这班人马一下轿,赣州仙就看的清清楚楚,他对楼主肯定地说道:“在这山沟沟里,能坐轿的又跟随一大帮公差的肯定是当今县令别无他人。”

    当竹排一近前,果然不出他所料。原来,竟是县令何恒到此办差,真是巧了。

    “听说楼主陈老先生今天做八十大寿又逢新楼揭匾,这双喜临门,本官遇到自然要来祝贺祝贺。”县令说道随着大家走到楼前。

    “正午时间已经到了,请县老爷为我们揭牌!”陈乘云对着从乡亲说道。县令事先没有准备,听陈老先生一喊,不由自主地走上台阶双手拉下红布巾,“六成楼”三字迅速呈现出来,随即鞭炮齐鸣、锣鼓喧天。

    这天下午,县令与闻讯赶来的当地乡绅一起把楼前楼后看了个遍,县令站在楼前眺望远方时,心情赫然开朗。当他眼球往上看时,溪中央那个似小岛上面盛开的六棵桃花,更加妖娆。这时,花溪的水神好像知道县令的到来,轻轻地飘来一阵溪风,盛开的桃花含笑翻动,好似向这位贵人说:欢迎县老爷为“六成楼”揭牌。

    大约半个时辰,大家回到楼里时,陈乘云看县令心情很好,就命人拿来笔墨请县令题词,县令二话不说,欣然写下“福寿兼隆”四字。众人拍手赞扬。

    如今,六成楼人把这块县令题写的牌匾,作为一种荣耀,一代一代流传下来。那么这块具有历史价值的牌匾为什么没有落款呢?据说当时由于县令一激动,竟然忘记把自己的名字写下,大家一高兴也忘记提醒,致使这块牌匾没有落款,成为后世趣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