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398期>第4版
    第4版 :五江之源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大款同学

    作者:⊙苏丽梅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21-09-14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楚歌很庆幸自己有一个大款同学。

    当然,同学成为大款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楚歌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中专毕业生。中专毕业之后,同学们各奔前程。楚歌被安排到一家钢铁厂,在维修部安安稳稳地工作。之后,娶妻生子,等孩子十多岁,楚歌的年龄也四十好几了。这二十多年时光里,他感到岁月就如一把刀,在他的心里刻下了沧桑,在他的眉眼刻下了艰辛。楚歌老婆的工资不高,主要是存起来为将来考虑,平日家庭开销就花楚歌三千多的工资。楚歌的女儿正上小学,上了小学之后,楚歌给孩子报名参加舞蹈班、英语班,这又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有段时间,楚歌明显感到头发一直在掉,楚歌也无暇顾及。一段时间后,才发现额头已经被夷为一片平地,光溜溜的脑门,使楚歌给人一种未老先衰的感觉。

    楚歌喜好喝酒,晚上没事时,他会打开酒瓶,从里面倒出一小杯白酒,就着几个花生米,慢慢地咪上几口。楚歌这样喝酒,只是解一点酒瘾,其实喝得并不痛快。他也知道,以他的经济能力,不可能有喝痛快的那天。

    不过,楚歌怎么也没想到,喝痛快的那天很快就到了。那天,楚歌接到一个电话,是陌生的号码,号码所在地显示是省城。楚歌认为肯定是打错电话了,犹疑了一下还是接了。电话那头是一个男性磁性的声音,说:“楚歌,我是韩麦啊!现在在你的城市出差,晚上出来一起喝几杯?我还约了几个同学一起来。”楚歌一听,多少感到有些意外。韩麦是他的中专同学,那时两人相处得还挺好的。中专毕业之后,两人偶尔还互相写信联系一下,他只知道韩麦在一家安装公司上班,后来的情况就不大了解了。楚歌觉得老同学到自己所在的城市,好歹要做一下东。不过楚歌平时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别说宴请同学了。也正因为此,楚歌从不出去喝别人的酒,他知道,一旦出去喝别人的酒,礼尚往来,自己逃不了要请别人喝酒,他羞涩的钱包不答应他这样做。

    韩麦不知道楚歌的心思,只大大咧咧地说:“楚歌,晚上六点半,牡丹饭店,咱哥几个好好喝一下,一定来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楚歌想,再不去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他换了身衣服,从抽屉里拿出些钱,这是他家一个月的伙食费。楚歌把钱揣进内衣口袋,搭着公交车来到了牡丹饭店。

    牡丹饭店是上了档次的饭店,楚歌也只在单位周年庆的时候去吃过一次。楚歌往饭店走去,边上传来一阵汽车喇叭声。楚歌回头一看,正想闪到一边,却看到车里走下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哈哈地笑着说:“是楚歌吧?这么多年都没啥变化啊!怎么,头发都掉光了,哈哈。”楚歌一愣神,认出是韩麦。楚歌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两人边聊边走进饭店。

    当晚,几个人喝了好几瓶红酒。结账的时候,楚歌想去付钱,韩麦却抢先用银行卡买了单。其他同学善意地对楚歌说:“楚歌,让韩麦买单吧,他是大款,不在意那几个钱。”走出饭店时,楚歌听到同学说晚上吃饭花了六千多,楚歌心里想:我的妈呀,这可是我两个月的工资。

    这之后,楚歌与韩麦联系多了起来,韩麦没事的时候也会打电话给楚歌,两个人聊聊天。韩麦很讲义气,知道楚歌生活比较困难,总是找借口给楚歌送一些东西。韩麦到楚歌所在的城市次数也多了起来,来的目的只为了与同学喝喝酒、聊聊天。韩麦在一次喝醉酒的时候说:“我说哥们,这么多年来,我最看重我们之间的同学情,这是很单纯的一种感情。所以,我喜欢找你们喝酒,说说话,这样,我心里就会感到舒畅……”韩麦的话把同学感动得都差点掉下眼泪来。

    没多久,楚歌所在的单位资产重组了,楚歌领着几万元补贴回家,结束了上班的日子。楚歌待业之后,几乎是天天往外面跑,想再谋一份职业。可是,奔来奔去,楚歌觉得很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又一次同学聚会上,楚歌开玩笑跟韩麦说,希望能去韩麦公司打工,解决就业问题。韩麦看了看楚歌,一本正经地说:“楚歌,说实话,别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你,这个事情我不能答应你。你想想,我们同学之间因为有了这份距离,才可能玩得这么好。要是你到我公司上班,你做错事,我要不要批评你呢?不批评,我心里难受;批评,你心里难受,我们之间肯定也会产生隔阂。而且,我公司的事务我不想让老同学这么清楚地了解。你要是到我公司上班,你说我还能有跟你们畅谈心思的机会吗?”

    楚歌连连点头说:“是是是……”)

    那晚,楚歌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吐了韩麦一身,西装以及领带上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