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我们的网站!
当前位置《平和网》 > 柚都平和> 第327期>第4版
    第4版 :五江之源
    《柚都平和》—平和人自己的报纸
    报刊搜索: 搜索

    三平古香路

    作者:⊙张山梁 来源:柚都平和 时间:2020-04-29
    编辑:庄玮 点击数: 字号:

    “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诚如鲁迅先生所言,三平古香路,顾名思义就是,古代的“香客”们到闽南千年古刹三平寺朝圣膜拜“三平祖师公”所走的道路,并历经时间的沉淀而演绎成人们心目的“朝圣之路”。

    一般而言,一条古香路的形成,并非由哪个人、哪位乡绅官员、哪级官府所指定,而是日复一日走踏的人多了,大家认可,也不必由谁来命名。古香路通常是沿着被朝圣者的卓锡来路、或是磨难修禅证道之路、还是某种特殊因缘而约定俗成的线路,具有追崇圣、霑灵气等心理慰籍成分在内的宗教色彩。人事有代谢,乃千古一律,香路也不例外。随着岁月更迭、朝代更替、环境更易,香路自然而然也随之变更。三平古香路的形成、演变,亦是如此。

    三平寺主祀神“祖师公”,俗名杨义中,法号三平和尚,原卓锡于漳州府治所在地的紫芝山(今芝山),奈因“会昌法难”而遁居于平和三坪九层岩,另辟一方净土,弘扬佛法真谛。当时,三平和尚率众僧从紫芝山向城南方向出发“避难”时,既无明确之地,也没一定之路,而是随地折路而行,抑可随时选址而居。在漳南崇山峻岭之间转辗寻路的三平和尚一行,来到漳浦马口的九龙江南溪时,不再继续南行,而是沿溪逆行而上,但见朵朵樟花漂流在清澈的溪水之间,一句脱口而出的“樟花献瑞”,就成了三平祖师公“遁溪而上,筑寺三坪”的卓锡来路。这一路,溪涧潺潺,瀑布飞流,石壑叠叠,危崖层出,加之时有蛇虺魍魉,蛊毒瘴疠,非一般凡夫俗子可以行走。于是乎,三平祖师公的卓锡来路就无法演化为“香客”们的朝圣“香路”。

    岁月有序,事随势转。唐武宗汰佛,而唐宣宗兴佛。到了唐大中三年(849),漳州刺史郑薰景仰三平和尚功德,奏请朝廷敇封为“广济禅师”,并恭请其出山主持漳州开元寺,为国开堂,讲授佛经。面对“会昌法难”劫后待兴的漳州佛教,年事已高的大师依然奔走在闽南各地佛教场所,积极传经布道,以最短的时间迅速恢复漳州佛教。在主持漳州开元寺的17年间,大师始终将三平寺视为弘扬发展漳州佛教的大后方、大本营,时常往返其间。遁溪逆行而至的卓锡来路,对于古稀之年的大师来说,也终因其途险道长而不再行走其中,只得另辟新径。这条新径究竟是怎么样的呢?通过遍访民间老人,结合田野考察、碑刻遗存、僧房遗址,渐渐浮现在人们的视域之中。

    那时,大师从漳州府治往返三平寺,先乘船走水路抵黄井,再沿山路经茶仔畲(文峰镇黄井村境内)、曹岩(文峰镇前埔村境内),向左折往坪水、三闽塘(市程溪镇东马村境内),再从大柏山口(文峰镇三坪村境内)而入抵三坪。目前,沿途尚遗存不少碑刻,置身其中,依然感受到当年大师来往途中的风景。大师下船后,经过一段崎岖山路的艰难爬行,来到茶仔畲水口,稍作休整,便留下了字盈尺余的“漳南佛国,南无阿弥陀佛,龙泉胜境”摩崖石刻。行走到茶仔畲山谷之中,大师或许在此逗留数日,给遁迹于此学禅修道的僧生、比丘讲经布道,传授佛法。从明万历元年(1573)时任吏部稽勋司主事池裕德(同安县嘉禾里人,嘉靖四十四年进士)所作的《黄井山界记》中提及的“鸟营岩”“茅坪岩”,以及“开元寺比丘”僧房遗址中,依稀可见这里曾是岩寺丛生,佛僧众多,香火袅袅,经声琅琅。翻过一座茶山,途径两扇天生“石门”,但闻溪水潺潺,犹如丝丝梵音“鸣玉”绕耳相伴,脚下的步履似乎更为轻盈,“广长舌”“忘归石”拂身而过,佛意渐浓,不知不觉便来到“伽楞深处”的曹岩寺,与卓锡于此广慧祖师切磋佛法、互证真谛。如今,“石门”“鸣玉”“广长舌”“忘归石”“伽楞深处”等20多处摩崖石刻依然静静地迎晨霞送暮霭,诉说昔日“香客”的行色匆匆。从曹岩出发,既可向左行走,亦可向右行走于石板路上,经风柜斗湖、水井而抵三坪,可谓殊途同归。

    桑田沧海,草长路没。曾经的古香路已是茂林苔深,人迹罕至,取而代之的宽敞的水泥路。香路虽易,来路不忘,“广济众生”的祖师公依然让人追崇、景仰,只因心有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