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2月15日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无知的热情

作者:▱梦秋痕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7-12-07
编辑:周艺桂 点击数: 字号:

大家都惴惴不安地在宿舍休息,一阵急促的铃声把大家叫醒。教导员在会议室里向大家宣布一个沉痛的消息——魏振宾同学经多方抢救无效走了……

这个不幸的消息一下把我链接回三个钟头前那时刻,那时大家都在操场做体能训练,科目是单杠——“六、七、八、九——十……”像信号中断一样,高大的魏同学双手瞬间从单杠上松开,像一棵被锯倒的大树一样扑向地面,就再也没起来。

当时是军校晚自修结束就寝前时刻,我们是毕业班,过些日子大家要进行单杠、双杠、鞍马、跳远及各种中短跑等体能考核,体能不达标不能算合格生,甚至可能影响毕业,大家充分利用时间在加强锻炼。跑步要去操场,操场离学员队还有段路;而单双杠在队门口就有,学员队安排早晨练跑步,睡前练单双杠和俯卧撑。

锻炼前,魏在宿舍和我还有狄江一块抢一本杂志,这本杂志上有许多幽默小故事,很逗我们开心。魏是很帅气的大个子,阅兵方阵里的第一个基准兵,他喜欢看幽默故事,说话很有幽默感。那天,我和狄江都没抢过他手中的那本杂志,出发前,他还特意把杂志藏好,准备回来再看。

我们寝室八人围在单杠四周,大家轮流上阵,练习引体向上科目。我们是空军技术院校,体能考核和陆军院校不能比。我们区队长马林是从陆军转行到我们空军来的,他的单杠练得最好,他能做360度大回环,他率先为大家示范。只见他一个立定跳起,双手牢牢抓住单杠,一个屈腿回荡,双手直直撑在单杠上,接着为我们做了几个回旋。我们不考核这些高难动作,只考引体向上,每人要做八个引体向上就算达标。接着马林连做三十个引体向上,动作干净利落。他下来,山西的侯恩龙第二个上杠练习。侯恩龙平时只能做八个,当晚他却一口气做了十五个引体向上,大家很受鼓舞。第三个轮到魏同学。单杠是魏同学的弱项,平时他拉不了五个,可能是受了感染,当晚他像吃了兴奋剂一样,竟一口气连做九个引体向上,他稍加停顿。他个子高,他的双脚还能够着地面沙坑,稍停顿后的魏同学很吃力地拉了第十个引体向上,他又站在地面说了一句:“头有点晕。”之后就倒在地上。

看到魏同学倒在地上,大家一时慌了手脚,几乎是同时上前,不假思索地把魏同学从地上拉起。姚忠兴是学员队个子最高的一个,身长一米九多,是篮球队的中锋,大家一致把魏同学扶到姚忠兴肩上,然后是马林和侯恩龙一左一右护送,直奔百米开外的学院卫生院,我们被带回宿舍休息。大家都没心思休息,各自躺在床上,默默地为魏同学祈祷,希望他平安归来,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虚惊。宿舍里异常安静。八个人的集体宿舍,往日不到半个钟头就会有鼾声响起,就会有人说梦话,还会有磨牙声,那一晚安静得有点可怕,大家都在被窝里躺着,心却惴惴不安地等待消息,等待马林和姚忠兴早点回来,给大家带回平安的消息,最好是连魏同学一块回来,他只是短暂的休克,大家怀着重重的心事,各自在数着窗外的虫声,谁都没有入睡。一阵又一阵的虫声过后,我们等来一阵急促的铃声。大家心一沉,不好,魏同学可能出事了。果真,教导员把那个结果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大家——魏同学永远也回不来了。

魏同学死于心脏病。后来得知,这也是他的家族病,他的父亲不到花甲之年死于心肌梗塞,他大哥刚到中年也死于心肌梗塞,死神一直潜伏在魏同学家族身上,他死于他们家族宿命。这个结果让不安的我们好受一些,虽惋惜,却也无奈。

后来,我们在魏同学的被子里找到那本杂志,我随意一翻,正巧翻到上面心脏病的防病生活小常识,杂志上介绍说——心肌梗塞往往死于过劳、激动、紧张、愤怒等激烈的情绪变化,发作时最好是原地静卧休息,不许随便搬动病人,更不能扶病人走动。

看到这里,让我立马陷入无限的恐慌之中——原来魏同学的死跟我们有极大的关系。

无知的热情就像一颗没有方向的炸弹,总会误伤友军。如果当时魏同学倒地时,我们不去搬动他,再及时叫来医护人员,或者在原地帮他做心肺复苏,那可能魏同学还活在我们身边;而我们当时六神无主,还一把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又背他一阵颠簸跑去卫生院,把原本一个缺氧的微弱心脏,让它彻底停止了跳动。

魏同学的死让我知道,死神不是瞬间引爆的炸弹,它经常给人留出时间,就看你能否及时有效地从它手里夺回来。魏同学不但惊倒了卫生院的值班医生,也惊动了学院领导,他被紧急转送信阳市最好的人民医院,学院领导把全市最顶尖的心脑血管专家全部请来了,还是不能让一颗停止工作的心脏重新跳动,他被我们一帮人往错误的道路上加速送走,我们帮了死神的忙,而错过死神留给我们的营救时间,死神再也不肯让步。有时,生命仅仅是宝贵的几分钟,或几秒。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