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1月18日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家酿米酒

作者:罗龙海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7-04-14
编辑:杨翠芳 点击数: 字号:

晚餐已毕,桌上尚有剩菜若干,春笋煮咸菜,卤牛肉,高丽菜。窗外微雨,屋内有寒凉的空气分子在流窜。老婆一放下碗筷就奔学校去了,她要上晚班,在教室里管学生晚自习。儿子一吃完饭就闪进春天的夜幕中,去看电影了。独自守着桌子,从消灭剩菜的角度出发,喝些小酒正是时候。

酒不必贵,家酿就好。

独饮最大的好处是喝多喝少可以自定,不像在应酬场合里面,须得小心翼翼,提防一旦言语不慎陷入拼酒而醉得不可自拔,乃至隔天头痛欲裂赖床不起。

拿出一个干净的碗,从酒柜上拎出一瓶米酒,倒上,放进微波炉加热,端出,热气隐约涌起,正好入口。此刻寂静,没有众人聚餐时的杯盘狼藉和人声嘈杂。

来自老家的米酒,纯酿,无加糯米浸泡的,口感似高粱,热酒大口下肚的同时鼻翼吸入冷气,一冷一热在胸腹之间交汇博弈,冷气只能悄悄退去。

米酒是老家最精彩的饮料,精彩在于酿制材料的真材实料,没有化学添加剂,喝着好放心。时下假酒盛多,白酒勾兑,洋酒勾兑,啤酒、葡萄酒都可以以假乱真,不是多年且经常饮酒的人一般区别不出来,喝过之后身体难受,还不敢乱说,怕传到做东的人耳里,坏了他人心情,也影响双方的亲密关系。适时地喝一些家酿米酒,用纯正家酿清理一下肠胃,把假酒在血管中残留的杂质做一个清洗,是一个比较另类的饮酒借口。

这几年家乡米酒在不同场合参加过食品展览,已经引起不同层面饮者的兴趣,尤其是浸泡过糯米的红酒,入口甜、绵,有如红糖水,配之家乡的农家菜,笋焖咸菜,或大骨炖芥菜,清爽实惠,无不叫好。有经验的饮者,总会先吃些米饭、面条、米粉,给肚子垫垫底。倘若没有接触过米酒,冒失贪杯,速饮几碗,等到发现自己坐姿不正、站立不起,或口齿不灵、思绪不清,再想控制时已来不及,那是已经进入了“我没醉,我不会醉,我还要喝”这一醉酒而不自觉的状态。

最理想的饮酒境界是醉而不倒,喝多不吐,既不伤己身也不扫大家的兴。喝酒的人满面红光,意气风发,此刻不仅四体通泰而手舞足蹈,更有舌头突破语言障碍而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平日不敢说的说了。

一碗净了,再续上一碗,自饮无人相阻,更不用担心出现乡下以前存在的“恶劝”。小时候在乡村,酒席上因为说话冒失唐突、一语不合,或因共饮者礼数不周、争执不下,为此发生的劝酒常常演变为斗酒、灌酒,好事往往闹得不欢而散。

独饮与众饮最大的区别不在于饮酒时人数的多寡,而在于饮酒之后情绪的发散指向。独饮者自我把握酒量,众饮则往往失控。独饮者酒罢停杯之后,可以立即把

自己从酒杯解放出来,让自己的个体精神不断扩大而至最大化,神思飞扬,一颗大脑与日月同飞,一颗心与天际风云共舞。众饮者虽已停杯但只要人未散场则继续七嘴八舌,话题陷入混乱状态。独饮者酒后通常与自己的往事过不去,众饮者则往往与一言不合者过不去。

最佩服李太白,明明是月下独饮,却被他说成是三人共饮:他,明月,清影。可见独饮并非孤独,一个情怀高

远的人是不会孤独的,孤独只是他的形体,而他的内心宽广装满了这世上美好的事物而不孤独,他的灵思巧妙与天地万物息息相通而不孤独。春夜独饮,他从“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的现实,径直闯入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浪漫。这个在古长安街酒肆大有名头的酒仙,这个敢于“天子呼来不上船”的诗仙,也有对酒独饮的喜好,可见独饮有着独特的斯文魅力。

咱不像李白那样“对影成三人”的高远浪漫,咱不求“门前车马喧”,咱只要安守岁月静好,只是喜欢独饮之后神飞天地的精神自由,思前想后,忆苦思甜,反省自身,自得其乐。

我之所以有独饮的喜好,并非肚囊被酒虫盘踞,实则是自小喝酒,如红糖酒粥、酒糟拌地瓜,心里早早形成米酒情结。想起在山里教书的岁月,那时米谷不再成为乡邻忧心对象,家家户户都酿造米酒。有好酒家庭每年酿造十几二十锅,几十口酒瓮摆在屋墙根,饮酒之际,新酒、老酒任凭访客喜好。真正存有上等陈年老酒的往往是不常饮酒的家庭,因为不善饮、少饮酒,酒瓮的封口就能封得牢固,存上十年八年,一旦启封,满屋酒气清香迷人,酒色橙黄如琥珀,满过碗沿却不溢出,饮之如食甘露,酒足如沐春风,全无新酒的猛烈辛辣。在这样的酒环境里,十几年来我酒量大增。进入县城后,三次乔迁,眼见着搬家之时瓶瓶罐罐各色酒水渐渐丰富起来,可是我对家酿米酒仍然是情有独钟。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