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文化走廊 > 正文

父亲的手机

作者:朱超源 来源:闽南日报 时间:2017-03-13
编辑:朱国文 点击数: 字号:

前些年,父亲一直想要有一把手机,他念念不忘地跟我提了好多次,但我都没应允。不是怕花钱,而是我觉得不需要,年纪一大把了,又没见他和谁有往来,要手机做啥?更重要的是,父亲患了脑血栓,半身不遂,摁个键都费劲,有事和家人吱一声就行了,何苦多此一举。未承想,就在那年年夜饭时,父亲旧话重提——他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如孩提般羞涩地对我说:“我要买手机!”

我犹豫不决,最终,我还是劝父亲打消念头。父亲不死心,他坚持要买手机,问他手机何用,他又支支吾吾,说不出一个所以然。见我不搭理此事,父亲有点失落,悻悻然,把钱慢慢塞回口袋里。

一晃又过了好几周,我已忘了父亲买手机的事。那天,正是开学最忙乱的时候,突然电话响起,是个陌生号码,原来是父亲托人给我打电话。和往常一样,在冗长的问候声后,我才明白他的意思:药完了,得买,记住,只差两天!并不忘提醒我,要多照料自己。

当时,我有些不耐烦地挂了电话,心里嘀咕着,药不是还有两天么,再说,早和姐交待过这事了,何须他记挂这事。正烦着,这时,父亲又来电话了,他又支支吾吾地提起了手机,我恼了,一咕噜掐了电话。晚上与妻谈及此事,本想她会支持我的观点。出乎意料,妻居然让我隔天就买手机给父亲。她说理由很简单,父亲想我了。心里猛地一颤,有点疼的感觉。

翌日中午,我带上父亲,围着县城转了一大圈。阳光照在父亲赤铜色的脸上,细细的皱纹如涟漪般慢慢荡开,他贴着车窗在贪婪地看街边的行道树,看花花绿绿的商铺,看广告牌……父亲在看一个陌生的世界。那天,我特意绕到公园里,搀着父亲慢慢踱步,最后在一个小亭里休息时,我递给他一部手机。

父亲用惊讶的表情看着我,他眼睛放射出异彩。我不敢和他对视,装着若无其事地望着远方,我转过身来时,发现父亲正迫不及待地拆包装盒。中风的后遗症使右手的动作十分僵硬,看到他如此急切,我赶紧帮他打开盒子。父亲细细打量一番后,立马要我教他怎么使用,从开机、关机、拨打、接听,父亲问得非常细,直到他觉得都上手了,才心满意足地让我送他回去。

父亲终于拥有了手机了,可是他却高兴不起来。仅三天,姐就火急火燎地要我回家。一进家门,就见父亲正对手机恼火着。原来,父亲把我教给他的使用方法给弄混了,拨不出去,也接听不了,父亲就认为是买了儿童玩具手机糊弄他。我哭笑不得,耐着性子重新教他使用手机,待他现场演示成功后,父亲半信半疑地说:“咦,怎么又可以了。”

过些天,我再去看父亲,一见面,父亲就劈头盖脸责怪我:“什么破手机,连你的号码都拨不通,拿回去!”接过手机一看,天啊!里面竟有一百多个拨出去的号码:113、1135、135、1351、13515……才明白,父亲左手迟钝,号码拨得乱七八糟,竟然停机了,他居然把我教他快捷拨号给忘了,连我的手机也拨不通。我百感交集,谁都有老去的一天,将来,说不定,我也会被新的事物所淘汰。我没有和父亲过多争辩,重新帮他设定快捷方式,直到他完全掌控为止。

如今,父亲已经把手机玩得很溜了,偶尔还会给我发来表情包,告诉我他一切好着呢。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