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08月18日
当前位置平和网> 人文典故> 历史典故 > 正文

平和是王阳明立功第一站

作者:张山梁 来源:县方志委 时间:2015-04-26
编辑:匿名 点击数: 字号:

王阳明(1472—1529),浙江余姚人,名守仁,字伯安,号阳明子,世称阳明先生,谥号文成。明代著名的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和军事家。集陆王心学大成者,既精通儒、释、道,又能够统军征战,是中国史上罕见的全能大儒,为“立言、立德、立功”真三不朽。纵观其一生,主要有巡抚南赣、平乱宸濠、征伐思田等三大功业,而巡抚南赣的第一站就到闽粤交界的漳州南部山区(今平和县的长乐乡、秀峰乡、芦溪镇,永定县的湖山乡,广东省大埔县的大东镇、枫朗镇一带),打响他建立功业的第一仗——漳南战役。

明正德年间,漳州的詹师富与广东的温火烧集聚6000多名“山贼”,在闽粤交界的漳州南部山区一带占山为王,并和江西南安的谢志珊、蓝天凤,广东的池仲容等,结成联盟,与朝廷分庭抗争,致使“三省骚然”。正德十一年(1516)九月,时年45岁的王阳明升任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剿匪平乱;次年(1517)的正月十六日赴赣开府履任。一到赣州,王阳明就开展调查研究,了解“八府一州”的社情民意、匪患军备等情况,下发《巡抚南赣钦奉敕谕通行各属》,通令“八府一州”大小衙门,要求各道、府、县务必在一个月之内,调查掌握各自辖区内的城堡关隘是否坚固,军队操练是否正常,掌握区分“山贼”类型等等,做到心中有底,掌握彼此军情。经过调查分析、综合研判,王阳明决定采取“先易后难,各个击破”的战术,将巡抚南赣的第一个战场摆在“山贼”势力相对薄弱的漳州南部山区。从正月十八日打响漳南战役的第一枪,到四月十三日班师回赣州,王阳明历时两个多月的征剿,先后攻破了象湖山、可塘洞、箭灌、大伞等40多个山寨,擒获斩首“山贼”2700多人,俘获“山贼”家属1500多人,烧毁贼巢房屋2000多间,缴获众多的牛马辎重,肃清了盘踞在闽粤交界山区数十年之久的以詹师富、温火烧为首的山民暴乱,还妥善安置了1235名“山贼”、2828名“山贼”家属,让他们安居乐业。

“漳南战役”一仗,王阳明在军事上,检验了其军事理论在实战中的运用效果,特别是“行十家牌法”、“挑选民兵”等措施成为其立功的不二法宝;在政治上,推进巡抚制度的改革;在社会管理上,尝试探索了一条“添设县治控制贼巢,建立学校移风易俗”的长治久安之策;在理学发展上,开始体悟了“破心中贼难”之所在,萌发了“致良知”的学说,逐步完成了心学体系的最终建构。也可以说,“漳南战役”让王阳明在建立功业上有了更多的理论自信、军事自信、指挥自信,成为其从“五溺”走向“真三不朽”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检验军事理论

在充分调查分析南赣巡抚区域“八府一州”的社会状况后,王阳明认为盘踞在这些地区的“山贼”之所以能够生存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这些地区的官府基层组织软弱散乱,瘫痪无能,以致“山贼”各自占地为王,当地民众又为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粮食、物质、情报,甚至个别地方官员也参与其中,官贼沆瀣一气,出现“官府举动未形,而贼已先闻”的现象。于是,王阳明采取“必以治内为先”的御外之策,于正德十二年(1517)正月发布《十家牌法告谕各府父老子弟》告示,行十家牌法,健全基层组织,织成管理网格,使民众不敢也不能与“山贼”往来,孤立“山贼”,切断情报沟通、物质供给等信息交往、后勤保障渠道。

十家牌法乃仿保甲之制,编十家为一甲,各家发一块木牌,牌上开列各户人员籍贯、姓名、年貌、行业等基本情况。十家每日轮流掌管,值日的那一家户主在酉时(17︰00~19︰00)拿着那块木牌到同属一甲的其他9家巡视。根据各家粉牌查审:某家今夜少了某人,去何处干何事,何日可回;某家今夜多了某人,是何人,从何处来,来干何事等等详细之事。巡视之后,连同自家情况,通告各家。如有形迹可疑之处,马上报告官府究治明白。如有隐匿不报,十家同罪连坐。十家牌法实际是秦朝商鞅“什伍连坐法”的翻版,是在非常之时,行严苛酷法之举。在漳南战役打响之时,王阳明就颁布实施,民众犹如困兽一般被束缚,导致民众乃至地方官员产生抵制情绪,多有敷衍。为此,王阳明再次发布《案行各分巡道督编十家牌》,要求府县“著落各掌印官,照依颁去牌式,沿街逐巷,挨次编排,务在一月之内了事,著实施行,毋使虚应故事。对未能落实到位的地方官员,将旌罚以示劝惩”。这样一来,就彻底隔断了詹师富、温火烧等“山贼”与民众之间的联系,失去后方支援,为其下一步将要实施的“对外宣扬‘天气向暖,农务方新,待秋收之后,三省会兵齐进’,实则所散人马,亦不可远,而复预遣间谍,探贼虚实;有间可乘,即便齐糗衔枚,连夜速发” 的《剿捕漳寇方略》奠定坚实基础。此后,无论是在江西崇义围攻横水、大破桶冈,还是在广东和平进剿浰头、击溃龙川,王阳明始终不忘施行十家牌法,而且屡次不爽,又相继推出了《申谕十家牌增立保长》等配套制度,加以完善健全。

在实施十家牌法,使“山贼”失去耳目军情的同时,王阳明还针对以往“每遇盗贼猖獗,辄复会奏请调土军狼达,往返经年,靡费逾万;逮至集兵举事,即已魍魉潜形,班师旋旅,则又鼠狐聚党。是以机宜屡失,而备御益弛”的教训,采取“兵备从弩手、打手、机快中,挑选骁勇绝群、胆力出众者”和招募民兵相结合的办法,不遗余力选练民兵,每县多则十几人,少或八、九人,江西、福建两兵备各招五、六百人,广东、湖广两兵备,各招四、五百人,挑选能将督练,整肃军纪,打造一支围剿“山贼”的精锐之师。经过王阳明严格训练的民兵,在攻打象湖山、箭灌时,作为先锋部队的精兵强将,以一当十,发挥了“尖刀”的作用,直捣贼巢。经历了漳南战役的实战检验,王阳明也发现了民兵选练还存在纪律松懈、机动性差等缺点,为此,先后制定了《兵符节制》、《预整操练》等具体的改进措施,调整充实民兵的编制和指挥系统,不断完善选练民兵机制。

改革巡抚制度

漳南战役之后,王阳明在总结经验教训时,让他触动最大的一件事是:就在他到任不到十天的一次征剿中,发生了“都指挥覃桓、南靖县丞纪镛带领福建官兵前去围剿长富村等‘山贼’,广东境内的大伞‘山贼’突出与其激战,覃桓、纪镛的战马陷入泥泞,连同7名军人、8名兵快都被杀死”一事。而就这件事,福建、广东双方领兵官员在汇报时,各不相同,相互扯皮,俱不担责。福建方面呈报“指挥等官覃桓等领兵克期夹攻,不意大伞贼众突出,陷入深泥,被伤身死;广东官兵在彼坐视,不行策救”;而广东方面呈报“约会福建官兵克期进攻间,爪探福建官军被大伞贼徒杀死指挥覃桓等情,各职随即统兵策应,当获贼人一名,审系贼首罗圣钦,执称余贼潜入箭灌巢内。率领官兵直抵地名白上村,遇贼交战,斩获贼级,俘获贼属”。更让王阳明头痛的是,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双方在对下一步的围剿策略上发生严重分歧,福建官兵执意奋击而前,速战速决;而广东官兵则意在倚重狼达土兵,然后举事。为此,王阳明不得不在上任不到20天,就匆忙离开赣州赶赴汀杭督战。

通过这次事情,王阳明认为要彻底平剿盘踞在闽赣粤湘四省边界山区的贼寇,必须解决“任不专,权不重,赏罚不行,以至于偾军败事”的问题,进一步申明赏罚制度,让朝廷给予令旗令牌,使得便宜行事。必须进一步改革巡抚机制,改变“虽虚拥巡抚之名,而其实号令之所及止于赣州一城,然且尚多抵牾。而南赣地连四省,事无统属,事权不一,责任不专,巡抚只能处于无事开双眼以坐视,有事则空两手以待人”的尴尬境地,改命提督,授予兵权,才能一举荡平贼寇。

于是,王阳明在向朝廷上书《闽广捷音疏》,呈报漳南战役战果,为参战官兵记功的同一天(五月初八),同时上书《申明赏罚以励人心疏》,要求给予总制之权。在兵部尚书王琼的鼎力支持下,朝廷于七月十六日(王阳明收到诏令是九月十一日)改命王阳明提督军务,一应军马钱粮事宜,俱听便宜区画,以足军饷;其管领兵快人等官员,不拘文职武职,若在军前违期,并逗留退缩者,俱听以军法从事;文职五品以下,武职三品以下,径自拿问发落。至此,王阳明通过总结漳南战役的经验与教训,有效推动了巡抚制度的改革,以提督之权,纪纲“八府一州”之官吏,举动如志;以旗牌之令,调遣“闽粤湘赣”之兵马,威统如一,为南赣巡抚剿寇、平定宸濠叛乱提供了总制之权。

探索长治之策

漳南战役一结束,王阳明并没有沉醉于平定暴乱的喜悦之中,而是进一步分析盗贼之所以日炽形成、壮大的深层次原因,认为应从两方面入手,采取“莫倚谋功为上策,还须内治是先声”之策,谋求长治久安。一是及时添设县治,增加基层政权的密度,缩短县治距离,控制贼巢,稳定社会秩序,避免“乱乱相承”形象;二是建立学校,移风易俗,加强民众的礼制教化,从而变盗贼强梁之区为礼义冠裳之地。于是,正德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王阳明拟制《添设清平县治疏》,上书朝廷“俯念一方荼毒之久,深惟百姓永远之图”,奏请析割南靖清宁、新安等里,漳浦县二三等都,添设一县,以求“盗将不解自散,行且化为善良”的“散盗安民”目的,否则,“县治不立,征剿之后,浸复归据旧巢”。

王阳明提出的“析划里图,添设新县”思路,一语中的,掷地有声,既契合朝廷利益,又顺应民众愿望。于是,朝廷就批准在闽粤交界的漳州南部山区设立了一个“平和县”,成为汀(州)潮(州)喉襟。实践证明,平和置县,巩固了地方政权,强化了基层治理,使原本“远离县治,政教不及,民众罔知法度”的穷乡僻壤,变成“百年之盗可散,数邑之民可安”的美好家园。与此同时,王阳明不忘对百姓的教化,特别是加强对那些被规劝安置的“山贼”及其家属的教育管理。告谕新民要勤农业、守门户、爱身命、保室家,孝顺父母,抚养子孙,无有为善而不蒙福,无有为恶而不受殃;要务兴礼义之习,永为良善之民。曾经的荒蛮之地,风俗为之一变,礼制深入人心。

之后,王阳明在平剿江西南安、广东浰头的贼寇之后,又复制平和置县的模式,相继设立了崇义县、和平县,成功探索了一条“添设县治控制贼巢,建立学校移风易俗”的长治久安之策,有效解决了困扰朝廷的心腹大患。

完善心学体系

通过漳南平寇一役,王阳明开始思考,这些占山为王,深居密林之中的“山贼”是如何一步步走向犯上作乱、为非作歹的。经过一番近距离的接触, 王阳明清楚看到,在这些 “山贼”中,许多人原本也有一个善良的本心,只有被“物欲遮蔽”、“私欲窒塞”所致,也有一部分是被威逼、胁迫的。因此,他转变了对这些“山贼”的看法,认为不应该单纯依靠武力征剿,而应该采取大兴礼义之习,做足“正人心”的功夫,让人人自致其良知,去恶从善,永为良善之人,就可实现天下“大同”的太平景象。正如王阳明在漳南战役结束后,给他的门生薛侃的信中所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为此,他在接下去的横水桶冈战役、三浰战役开战之前,都发布大量的“告谕”,制订“乡约”,不遗余力地提倡道德“存天理,去人欲”,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可以说,在戎马倥偬之中,王阳明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对之前提出的心学更体认得真真切切,为学又有一变,“从百死千难中得来”的“圣门正法眼藏”,提出了“致良知”一说,进一步完善心学理论体系,登上“我心光明”的巅峰。从这一点上说,漳南战役是王阳明“良知学说”的发端之时。也因此,平和是成就王阳明文治武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请选择您浏览这篇文章时的心情:        《查看心情排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